0

从以色列中部到巴勒斯坦中部

    海法--美国谈论“美国中部”,而英国人谈论“英国中部”。这两个都是虚构的、好似体现国家真实特征的地方。以色列也有自己的“以色列中部”,但是它与美国人和英国人所描绘的有很大不同。

    以色列中部不仅并不狭隘,而是受过良好教育、将双语或者多语而且与大千世界的联络极为广泛。过去十年来,它让以色列在高科技领域获得巨大成功。以色列中部大多数是世俗派的,尽管有时候也包括温和的宗教人士。它属于自由派,而且厌恶任何形式的激进主义,无论是正统派的还是民族主义派。性别平等是它的强大、并且在法律上得到确认巩固的基本气质,以色列复国主义从一开始就体现了这一气质。

    以色列中部也对同性恋友好,而且非常没有排外思想。它大部分是犹太人组成。尽管如此,一个年轻的阿拉伯专业人士阶层正走出大学不无困难地并且进入民间社会的中心。而且我们不要忘记,以色列中部的收入以及交纳的税收支撑了从加沙地带到耶路撒冷直到约旦河西岸的范围广泛的传统主义者、原教旨主义者、沙文主义者以及其他犹太或者穆斯林的极端主义者。

    这一默默无闻的大多数人群在以色列议会中没有得到应有的代表,因为其成员远离政治事业。这些人数量庞大,难以被认为是精英。它并不完全是城市居民,而且包括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它具有一个强大的共同身份特征,共同的记忆以及丰富的文化。它既不目光短浅也不隔代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