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从卡夫卡到戈尔巴乔夫

纽约——

1914年8月2日,弗兰兹·卡夫卡在他的日记中写道:“德国宣战,下午,游泳。”看来,他竟然如此超脱的态度,这个孤寂和具有远见的中欧作家在本世纪任然被称为:“卡夫卡风格”。在卡夫卡游泳后的75年之后,中欧和东欧返回了欧洲文明的范围。卡夫卡主义暂行了,一些人如是说。

中欧和东欧不仅是右翼和左翼的独裁基地,也是一个民族优越感和仇外的大本营。一些人夸张将此描述成持续和僵化的冲突之地。但是,这里同样也是精神遗产的诞生地,涌现出一批思想家,艺术家,是一片创新的热土。同时也在寻找一种不拘于常规谈判的解决手段。

1989年,在返回欧洲大家庭之后,中东欧人民也带来了多样性和富足的资源;活力,神秘和不同的记忆;以及新旧渴望。这同样说明了社会从封闭到开放式的转型时可能的,但也同样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