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从宪法危及到欧洲危机

自从法国和荷兰对提议中的欧盟《宪法条约》说“不”以来,形势按着不可避免的轨迹发展,而其速度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块。

法国人的拒绝是对希拉克总统政治公信力的一次重大打击。因此他的反应和众多的法国总统们如出一辙:他宁愿罢免总理让—皮埃尔·拉法兰,并代之以门徒,从未通过选举获得过任何职位的多米尼克·德维尔潘,而不愿承认法国公众的决定可能是正确的。

对于法国拒绝《宪法条约》的原因也是众说纷纭。但大多数的分析都认为这是针对在来自于中欧及东欧的欧盟新成员国的威胁下更为严峻的高失业率的回应。自然,希拉克立即再次肯定了他对法国经济模式的信心。

法国公决的最不容忽视的影响在于它给欧盟传统的一体化进程的未来划上了一个巨大的问号。希拉克不愿承认这一点,而是立刻和法国总理施罗德会晤,借此向世人重新昭示他们作为这项欧洲进程的精神领袖的传统盟友形象,并企望《宪法条约》还有被挽救的余地。但他们谁也不能阐明应该如何力挽狂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