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从共同体到亚洲安全

马尼拉——

访客常会催生变化,巴拉克·奥巴马刚刚结束的亚洲之行或许也符合这一规律。因为他此次造访为亚洲及其领导人留下了这样一种思考:他们正在构建何种类型的区域共同体。

构建泛亚共同体的现代观念起源于1997年那场造成深重创伤的东亚金融与经济危机,当时,亚太各国都从苦难中领悟到了一点:一国范围内的改革与保护行动将被证明是可悲的乏力之举。不久之后,一种关于需要进行更广泛的合作与协调的共识,便在许多亚洲领导人之间生成。

甚至当各国还身处1997年危机的风暴之中时,人们便已认清这一点,因为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成员仍然承诺奉行贸易自由化政策,而这一政策正是帮助亚洲各经济体重返增长轨道的关键力量之一。事实上,1997年亚太经合组织经济领导人会议指定在十五个重大领域中首先进行自由化,这些领域包括汽车、化工、能源资产和环保措施等方面。当人们回望过去十二年间亚洲的经济增长时,将不难发现:贸易与投资的自由化已经产生了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