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ong way go back sign Johnny Jet/Flickr

货币主义错误

伯克利—思想很重要。这是美国经济学家巴里·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对过去100年的两次最大经济危机所做的历史记录《镜厅》(Hall of Mirrors)给我们的教训。这两次危机一次是二十世纪的大萧条,另一次是现在仍没有结束、我们仍在近乎徒劳地竭力从中复苏的大衰退。

艾肯格林是我的朋友、老师和导师,在我看来,他的著作是迄今为止对欧洲和美国决策者在应对近四代人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崩溃的过程中措施心不在焉、干预半途而废的原因的最佳解释。

艾肯格林认为,大萧条和大衰退是有关联的。对当前困境反应不力的原因可以追溯到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在解释大萧条历史的竞争中胜过了凯恩斯主义和明斯基主义同道。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NzSBUxU/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