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chain ornament of the Eiffel Tower

法国例外论?

发自巴黎——为了解答在资本主义民主体制下究竟能把国家规模和控制力推到何种限度的问题,当前的法国经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处于全球辩论的核心。对左派来说,慷慨福利和强势工会为建构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福利国家提供了范本。而在右派看来,法国过于臃肿且处处伸手的政府只描绘了一张江河日下的蓝图。且在目前看来,右派是对的。

法国曾在经济水平上与德国并驾齐驱,但在过去十年间已被远远抛离,人均GDP现在比后者低大约10%。这个国家可能在政治权重上还具备优势,但经济权重上则早就偃旗息鼓了。

每当有人提出把欧元区变成一个转移支付联盟,正如法国经济部长埃曼纽尔·马克朗(Emmanuel Macron)最近提出的那样,都是假设德国将肩负其他国家的重担。但为什么只能让德国来背?法国的经济规模大约相当于德国的四分之三。如果法国能以自身愿意且有能力承担应有的份额来说服德国人,就足以为许多至今看来似乎不可能的必要妥协争取到空间。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9knrciM/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