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补偿自由贸易受害者为时已晚

发自剑桥——近来全球世界各地的商业和政策精英们似乎已经就如何应对被特朗普这类民粹主义者巧妙利用的反全球化逆流达成了新的共识。鉴于全球化能使所有人得益的信心承诺早已不复存在,精英们只好承认全球化也会有赢家和输家的事实;但他们认为正确的反应不是停止或逆转全球化;而是为了确保输家得到补偿。

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努里埃·鲁宾尼(Nouriel Roubini)简明扼要地阐述了这一新共识:反对全球化的逆流“可以通过那些对劳动者所承受的全球化附带损失和成本进行补偿的政策来遏制和管理,”在他看来,“只有通过制定这样的政策,全球化的输家们才开始认为他们最终可能会加入其赢家的队伍。”

这一论点似乎在经济和政治上都极为合理。经济学家早就认识到虽然贸易自由化能令一国的经济规模扩大,但也将引发收入再分配以及一些群体的绝对损失。因此只有赢家补偿输家的情况下贸易协议才能明确提升国家整体福利。而这些补偿也能确保更广泛的选民能支持贸易开放政策,也应当是极好的为政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