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恐怖时代的自由贸易

反恐战争似乎正导致保护主义高涨。某些反恐战士抵制移民的情绪被高昂地调动起来,甚至打算在整个美国和墨西哥边界上筑一道城墙。因为担心恐怖主义者可能会从投资中获取重要情报,他们还强烈反对迪拜一家公司并购美国港口的提议。在欧洲,阻止来自穆斯林国家的移民进入欧洲的运动也深入人心。

但是,这些新情况的涌现并不能构成通常意义上的保护主义。保护主义一般是私人利益对公共利益的颠覆,如农民因为竞争性进口限制而收取高价。对国家安全方面的顾虑并不愚蠢。自由开放的贸易所带来的好处,显然是国家利益所在,但是,公民的安全,也是国家的关键利益所在。

尽管国家安全与全球化有时会互相冲突,但这两者之间并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问题,因此,如何平衡这两者,便成为了政策成功的关键。

比如,美国总统乔治·布什就正在寻求移民问题上的平衡。他提议限制,但不杜绝临时客工的进入。他的提案介于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上修筑城墙和完全开放边界两个极端之间,在恐怖主义分子可能化妆为客工的情况下,确实是正确的解决办法。自然,美国墨西哥边界上的恐怖威胁越大,政策就越应加强限制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