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言论自由告急

伦敦——

在最近举行的某个英国文学节上,我和一群人讨论了言论自由问题。对自由派而言,言论自由是自由的关键指标。凡民主必有言论自由,凡独裁必压制言论自由。

当我们西方人将目光投向全球的时候,持有的仍是这一观点。我们谴责对作家和记者实行噤声、囚禁甚至杀害的政府。无国界记者组织手上有一份名单:光是今年就有24名记者被杀害,另有148名记者被囚禁。在“阿拉伯之春”中,我们所看到的星星之火就包括媒体不再被独裁者所把持。

然而言论自由在西方却在告急。从传统上说,英国法律对于“言论自由权”有两大限制。其一,禁止有可能破坏公共秩序的用词或表达方式;其二便是诽谤罪。这两大限制其来有自——为了维系和平以及保护个人名誉不受谎言侵害。绝大多数自由社会都视这两大限制为理所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