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言论自由、谟罕默德以及犹太人大屠杀

奥地利将大卫·欧文因否认犹太人大屠杀而定罪入狱的时机是再糟糕不过的了。叙利亚、黎巴嫩、阿富汗、利比亚、尼日利亚以及其他穆斯林国家抗议嘲讽先知谟罕默德的卡通画而至少死亡30人,紧随其后的欧文判决嘲讽了这一主张,也就是在民主国家中,言论自由是一项基本自由。

我们不能坚持主张卡通画家有权利嘲讽宗教人物,但是,我们无法主张否认犹太人大屠杀的存在就是刑事犯罪。我相信,我们应当支持言论自由,而这就意味着应当释放欧文。

在你们指责我没有理解大屠杀受害者的敏感、或者奥地利反犹性质之前,我应该说,我就是一个奥地利犹太人的儿子。我的父母及时地逃离了奥地利,但是我的祖父母却没有。

我的四个祖父母都被运送到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的犹太人隔离区。其中两个被送到波兰的罗兹,随后可能在切姆诺屠杀营被用一氧化碳杀死。其中一个得病,死于位于特里斯恩施塔特拥挤不堪和食不果腹的犹太隔离区。我的外祖母是唯一的幸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