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braith8_Joe RaedleGetty Images_texas storm ice Joe Raedle/Getty Images

“设计”好的德州冰灾

发自奥斯汀—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威廉·霍根(William Hogan)曾因设计了美国德克萨斯州的能源市场而名声大噪。而当德州人在冰灾中瑟瑟发抖,家中的水管纷纷爆裂之时,他却在被采访时宣称该州的能源市场正在按设计方案运作。

霍根说的没错,而这也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一些经济学家的所思所想。

供电一直都是门稳定而无聊的生意。为了对抗垄断的影响,各公用事业委员会负责制定并稳定价格,而企业则获得(原则上)足以涵盖建设维护费用和合理利润的投资回报率。

但经济学家却抱怨说公用事业企业存在过度投资的动机。它们的经营规模越大、总成本越高,就越能从价格制定者那里榨取收益。

电是一种极端标准化产品,每一道电力都跟其他一模一样,而德州则拥有一套与州电网相不相通的自我封闭式能源网并因此免受联邦法规的约束。试问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地方和更好的产品能被用来证明一个竞争性非管制系统的优点呢?

经济学家借此推出了一套自由市场方案:让发电企业相互竞争,通过共同的电网向消费者提供电力。消费者可以自由选择不同条款和价格的供电合同。竞争将使效率最大化,而电价则由燃料成本和尽可能低的利润率构成。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而州的角色则是管理连接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共同电网。在电力短缺时电价可能会上涨,而那些不想支付高电价的人大可以关掉开关。

2002年,在州长里克·佩里(Rick Perry,后就任特朗普总统能源部长)的领导下,德州放松了对电力系统的管制并建立了一个包含70余家电力供应商的自由市场,由一个名为“德州电力可靠性委员会”的非营利机构管理。虽然有几个城市——包括奥斯汀——保留了旧式的公共电力体系,但它们也被捆绑在了州供电系统上。

但问题是电力需求是缺乏弹性的:它对价格没有太大反应,却对天气有所反应。在极度炎热或寒冷时需求会变得更加没有弹性。而且与普通市场不同的是电力供应必须每时每刻与需求相匹配,不然的话整个系统就会失效。

德州的供电系统存在三个弱点:首先,以最廉价方式供电的割喉式竞争意味着机器、烟囱、电表,管道和风力发电机都无法抵御极寒气候——这种天气虽然鲜见于德州,但却并非没有出现过;第二,虽然批发电价可以自由波动,但零售电价却取决于消费者签订的合同;第三,在电力需求最大的时刻价格会涨到最高——而且不会下降。

新系统在大部分时间内确实运作正常:价格有升有降,那些没签署长期合同的客户会面临一点风险;有一家叫Griddy的供应商推出了一个特殊模式:只要每月交纳9.99美元的会员费就能以批发价获得电力,这在大多数时候都是相当划算的。

但人们并不是在“大部分时间”需要电,而是一直都需要。而且至少在2011年德州经历了一次短暂严寒天气时该州的领导人已经认识到该系统在极端天气下根本不稳定。无论他们现在怎么辩解,该系统的设计者也知道这一点

然而德州的政治家们却对此无动于衷。作为竞选活动的大金主,德州能源供应商不想被要求投资于大多数时间都不需要的气候防控措施。而在2020年的新冠疫情期间甚至连设备自检都暂停了。

等到2021年的严寒天气来袭。天然气内含的水蒸气纷纷在烟囱、管道和发电站里结冰。未配备防冻设备的风力发电机停摆,但它们造成的影响其实不大。因为德州电网与全国其他地区并不联通,所以无法从别处输入电力;同时鉴于其他地方也遭遇了寒潮,所以也无电可输。在2月15日的短短一段时间里需求就超过了供应,据报整个电网还差几分钟内就要崩溃了

在这种情况下价格机制完全失效。批发电价上涨了一百多倍——但根据合同规定零售电价并没有上涨那么多——除了每天都要承受数千美元电费账单的Griddy客户之外。随着供应崩溃,需求不断上升,。

德州电力可靠性委员会被迫切断电源,如果是整个州的各个街区轮流停电的话这或许是可以容忍的。但委员会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你不能切断医院、消防站和其他关键设施的电力,也没法切断高层公寓的电梯供电。因此一些地区一直有电,其他一些地区则连续好多天都没有电。

自来水结冰则是灾难的下一个阶段。管道爆裂后供水无法满足需求,整个德州的水压下降或是停供。医院无法生产供暖蒸汽,其中一些不得不将病人疏散到别处。而所有这一切,正如霍根准确地告诉我们那样,都是按设计进行的。

德州的电力现正逐步恢复;供水还需要等一段时间。食物匮乏,受损房屋将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来修复。数百万德州人在一个由经济学家发明、荒诞理论助推,并服务于化石燃料行业及其资助的政客的设计下受苦受难。而其中一位政客,美国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的行为则完美践行了该系统的自由市场逻辑——他举家跑到墨西哥的坎昆去了

州长佩里说我们德州人早已准备自我牺牲来避免社会主义的诅咒。但如果社会主义意味着将生死攸关的技术问题托付给工程师和其他懂行的人,而不是落入意识形态分子、无良文人和顾问之手,那么许多瑟瑟发抖的德州人可能更愿意接受这种诅咒而不是我们当前的遭遇。

https://prosyn.org/YKlZUzv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