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好作物,坏作物

内罗毕—肯尼亚禁止进口转基因作物的禁令反映了这个一直被视为农业创新者的国家的一个令人担忧的趋势。这一禁令也是为了确保自身粮食安全而焦头烂额的非洲大陆的一次大倒退。理性、科学的方法必须战胜偏见、恐惧和投机。肯尼亚可以在这方面起到领导作用。

转基因作物(也称基因工程或生物技术作物)一再被证明是安全的,并且成功地提高了全世界农业生产率。但官僚主义、宣传和误导使得数百万非洲农民(包括肯尼亚农民)无法获得这一可以改善生活质量、有助于解决粮食短缺的技术。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目前,由于谷物短缺,一百多万肯尼亚人需要仰仗粮食援助。肯尼亚早期饥荒预警系统网络(Famine Early Warning Systems Network)指出,高企的玉米价格将继续上涨到今年年底,进一步制约食品安全和经济表现。在肯尼亚竭尽全力养活人口、稳定经济之际,转基因技术应该是大受欢迎的提高产量和收入手段,能为农民、消费者和环境带来诸多好处。

种植转基因作物的极少数非洲国家收获了巨大的好处。比如,南非引进的转基因玉米、大豆和棉花帮助其农民收入在1998至2012年间提高了10亿多美元。这大部分是由转基因玉米品种贡献的,转基因玉米让年产量提高了32%,目前已占南非玉米作物总量的近90%。事实上,尽管产出剧增,但南非的玉米出口仍无法跟上全球需求。

类似地,布基纳法索农民现在种植的转基因棉花品种具有天然抗虫性,因此不再需要大量使用昂贵的杀虫剂。从传统棉花转向转基因棉花使产量提高了18%,这意味着农民每公顷收入增加61美元,光是在2013年,农业收入就提高了12亿美元。

作为农业技术先锋的肯尼亚农民毫无疑问也能享受到类似的回报。肯尼亚有四分之三的粮食是由小农种植的,而世界转基因作物中超过90%也是由小农种植的。肯尼亚人预计可以从正由本地科学家研发的抗虫玉米等转基因品种中获得巨大的收益。

此外,肯尼亚是极少数具备强健监管框架、有能力审核和批准新作物品种的非洲国家之一。2009年生物安全法(2009 Biosafety Act)成立了肯尼亚国家生物安全局(National Biosafety Authority),是非洲第一批类似机构之一。但是,尽管取得了初步进展,但肯尼亚的转基因作物执政仍然毫无必要地牵扯上了政治。2012年,内阁在未咨询国家生物安全局的情况下发布了转基因作物进口禁令,该决定的基础是一项因为被广泛认定为错误而收回的研究,该研究错误地将转基因粮食与癌症联系起来。

最近,肯尼亚政府任命了基因技术调查特别工作组。工作组的发现尚未公布,但组长的反转基因评论让该问题更加扑朔迷离,在这个急需转基因作物的当口,肯尼亚农民、科学家和公众却泥足深陷。

一个养活全人口的良机因为政治和官僚主义而被扼杀。不幸的是,在这方面肯尼亚绝非非洲的孤例。比如,在尼日利亚和乌干达,急需的生物安全立法被推迟了。

这一问题很大程度上在于一小撮反转基因活跃分子以“道德”名义反对这项技术。他们的典型观点是转基因作物不安全——在过去二十年里,这一观点已被科学界彻底推翻。世界卫生组织也确认“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因为消费这种粮食而对人类健康产生影响。”事实上,每一种新的转基因品种都必须符合严格的健康、环境和效率标准。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尽管这些活跃分子的初衷是好的,但他们与少数被误导的决策者一起,正在让非洲农业技术和生产率经历倒退。诚然,转基因作物不是万灵丹,但它们是实现粮食安全和经济繁荣的重要工具。

正因如此,关于新作物品种健康和安全的决策应该基于科学证据,而不是由政治争论和毫无理由的“道德”观点推动。通过采取基于证据的决策方法,肯尼亚当局能够改善数百万国民的生活,并为整个非洲大陆树立无价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