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欧洲的进步政治联盟

发自华盛顿特区——只需再等不到三个星期,我们就会知道谁是美国的下一任总统。而这位总统在欧洲的合作伙伴人选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2017年两次选举的结果:5月初的法国总统选举和10月底的德国联邦选举。

当然,英国脱欧将对欧洲的未来形态产生影响。而“硬脱欧”选项最近获得了极大关注——尤其是自英国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宣布打算集中力量限制移民,即便这意味着失去进入单一市场的资格——其本身也将改变欧洲的运作方式。

正如法国总理曼努埃尔·瓦尔斯(Manuel Valls)最近撰文指出,欧洲领导人面临的关键问题是“放弃并坐视欧洲项目走向缓慢但必然的终结”还是“实现欧盟的转型”。这种转变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它不仅需要为欧洲规划一个新的制度性远景,而且需要重大的政治重组,特别是在法国和德国。

一个笔者在脱欧投票之前就详细描述过的可行制度性远景,是建立“两个欧洲合一体”。欧元区国家将形成一个更深入一体化的“欧洲A”,而另一个国家集团将涵盖那些更为多样化和松散联结的“欧洲B”。两个欧洲将紧密联系相连,并针对情况各不相同的欧洲B国家分别订立一些协约。两个欧洲将一起构成后脱欧时代“大陆伙伴关系”的一部分,甚至可能最终取代欧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