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布基尼之战

伦敦——近来几位穆斯林妇女选择身穿遮住头部(脸部裸露在外)和身体绝大部分的特殊服装在法国海滩上沐浴引发了不少人的大惊小怪。那种服装——也就是所谓的布基尼——是由一位名叫阿赫达·赞尼蒂的黎巴嫩裔澳大利亚女性于2004年发明的,她发明这种服装的目的是让那些哪怕最严守教规的穆斯林女性也能游泳或在公众场合运动。赞尼蒂恐怕没想到她的发明会引发一场全国性的争论。

法国南部几个海滨城镇的市长禁止在当地海滩上穿戴布基尼引发了这场纠葛。一张怪诞的照片很快就出现在世界各地的新闻媒体,照片上有三位全副武装的法国警察,在尼斯的海滩上强迫一位女性脱衣服。虽然现在法国最高法院否决了这项禁令,但它在几个海边城镇仍在执行当中。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而且事实上,这场争论还远未结束。法国前总统萨科奇现在正在竞选新的任期,他不久前曾称布基尼为一种“挑衅”,而卢贝新城市长昂奈勒·吕卡则谈论“猖獗的伊斯兰化”。同样愤怒的法国总理曼努埃尔·瓦尔斯称裸露乳房是法国共和自由的象征。毕竟,他总结道,法兰西共和国最具象征意义的女性玛丽安难道在绘画作品中不是永远袒露着胸部?

毫无疑问,萨科齐反对布基尼完全是投机取巧。这场争论代表了又一次挑起针对不受欢迎的少数族裔的偏见,并且借机在2017年大选中从极右翼国民阵线候选人马琳·勒庞手中争夺选票的机会。但在持续几个世纪的欧洲传教热情的感召下,萨科奇的机会主义却被披上了道德的外衣:“我们不允许用布料来禁锢妇女。”

萨科齐想让我们相信就像英国殖民统治者曾挽救印度教寡妇,避免她们在配偶死后被活活烧死的厄运一样,布基尼禁令其实旨在从专制的穆斯林男性强加的原始规定中解放穆斯林妇女。这反映了某种从上世纪末就逐步壮大的更广泛的趋势,将反穆斯林言论隐藏在人权的外衣下,就好像妇女或同性恋权利平等是西方古老的法则,必须要在外来宗教所谓的偏执面前得到维护。

在瓦尔斯版的历史中,在公共场合赤身裸体是一种珍贵的法国传统和自由的标志。似乎要充分发扬法国精神,女性必须像玛丽安那样袒露自己的乳房。

但在十九世纪,当玛丽安成为法兰西共和国标志的时候,只有希腊诸神和其他神话女主人公的绘画或雕塑等理想形式的裸体才可以被公众接受。盯着画作中裸体的玛利安或维纳斯的乳房看完全合法;但真正活生生的女性即使裸露部分脚踝都被认为是非常不合适的。

当然时至今日,这样的观点在西方世界非常罕见了。因此,即使瓦尔斯版的法国史严重歪曲,人们也可以认为欧洲穆斯林坚持让同教女性遮住全身太落后了——尤其考虑到有时女性本身在这个问题上几乎没有什么选择。

事实上,在某些移民区域,穆斯林女性觉得一定要遮住头部,不然唯恐穆斯林男性将她们视为妓女,从而可以调戏她们而不受惩罚。但这并不能代表所有情况。有些穆斯林女性事实上自愿选择佩戴头巾,并在极少数情况下选择布基尼这样的穿着。

问题在于国家是否有权决定民众应当或不应当穿着什么。法兰西共和国的答案是人们在私人场合可以随心所欲,但在公共场合则必须遵守世俗规则。

但近年来,这些规则在穆斯林群体中的执行比其他宗教群体都要严格。我从未听说过警察撕下正统犹太妇女的假发强迫她们露出头部。

有人可能认为,正统犹太教徒从未以宗教的名义进行过屠杀。这的确是事实。但假设穿着布基尼的妇女都是潜在的恐怖分子恐怕过于牵强了。身着布基尼泳装躺在沙滩上的女性也许是最不可能开枪或引爆炸弹的。

至于穆斯林女性需要国家将她们从逼迫她们包裹头巾或遮挡全身的穆斯林男性魔爪中解放出来的说法,问题在于剥夺其他女性自愿以这种装扮在人前出现的权利是否值得。

我个人认为这种做法是值得怀疑的。帮助女性逃离家庭专��的最好方式是鼓励她们以上学、工作和在海滩休闲等方式参与公众生活。女性戴着头巾受教育总比不受教育强。

在履行特定公共职能时,要求人们露出脸部完全合理合法。某些岗位有着特定的着装规则。私人企业有权制定自己的规则;制定全国性法规没有必要。国家过度要求一致实际可能产生与其本意截然相反的效果。迫使人们采用共同的身份会导致人们反叛性地坚持不同的做法。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如果尼古拉斯或玛丽安不能对他们平等相待,告诉法蒂玛或穆罕默德他们是法国人,因此必须遵守萨科齐或瓦尔斯制定的规则没有任何益处。佩戴头巾、留胡子或穿着布基尼可能是遭到羞辱的人们捍卫其尊严的无害的方法。剥夺那份尊严,他们的防御手段就可能迅速变得不那么无害了。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