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遏制新闻公司的有害文化

伦敦—“当有人告诉你他们是谁时,”小说家玛雅·安吉洛(Maya Angelou)说,“第一次姑且信之。”公司也是如此。但是,尽管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的新闻公司(News Corp)多年来一直对我们说它如何如何,许多人,包括董事会成员和监管者,事实上一直充耳不闻。

比如新闻公司的子公司福克斯新闻台。尽管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已经成为福克斯新闻台自1996年成立以来报道和评论的标志性特征,它们真正认识到这个问题却是在因为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被起诉了20多次之后。该公司一直将利润置于伦理之上,对能带来钱的男子倍加呵护,不管他们的行为有多恶劣——或者不管他们多么明目张胆地践踏产生利润较少的同事的权利和尊严——这一事实并不令人惊奇。

在他20年的职业生涯中,福克斯新闻台前CEO罗杰·埃利斯(Roger Ailes)创造了一个充满了霸凌、骚扰和不端的环境。显然,他在这方面可谓“以身作则”:在本月早些时候去世之前,有十位女性公开指责他性骚扰,另有至少20人私下里指责他有过某种形式的职场骚扰。这些指控导致他在去年被迫离开福克斯新闻台。

有一个人狂热地模仿着埃利斯,他就是比尔·奥雷利(Bill O’Reilly)。奥雷利在福克斯新闻台工作了21年,其间让福克斯新闻台及其母公司向五名女性支付了总共1,300万美元不提起诉讼或不公开对他发起性骚扰指控。其中两起和解发生在奥雷利离职之后。

让埃利斯和奥雷利做出这种事情的公司文化在他们离职之后仍然显而易见地存在着。埃利斯和奥雷利都是在已经沦为公司负担的情况下被迫离开的。在奥雷利的例子中,福克斯新闻台直到担心惹祸上身的“金主”撤掉了对其现场秀《奥雷利因素》(The O’Reilly Factor)广告才对他采取了行动。而两人所获得的丰厚分手费——埃利斯4,000万美元,奥雷利最高2,500万美元——远远超过了静悄悄地支付给他们的受害者的数字,而这些受害者早就被骚扰者逼迫离开了公司。

这个问题在新闻公司随处可见。英国《太阳报》资深编辑最近因为在专栏中种族主义地将一位足球选手比作大猩猩而被解雇。2011年,英国小报《世界新闻》(News of the World)员工被控参与了电话窃听、贿赂警察和散布不良影响。

新闻公司的董事会堪称拙劣公司治理的教科书式案例。窃听丑闻发生时,托马斯·珀金斯(Thomas Perkins,他将人民对顶层1%收入者的选战与纳粹迫害犹太人相提并论)赫然是其董事会的一员。窃听丑闻爆发后,董事会“无脑”支持默多克。尽管默多克在2015年卸任新闻公司CEO一职,但仍保留了执行董事长的职位。

此后变化亦不甚大。董事会成员有进有出(现在包括西班牙前首相阿斯纳尔和最近败选的美国参议员开利·艾约特(Kelly Ayotte)),但松散的监督和问责态度和往常一样根深蒂固。新闻通寺董事会显然没有认识到,公司治理不仅关乎保护公司的底线。它也关乎发现和纠正影响到所有与组织打交道的各方的利益的问题,包括(比如)赛斯·里奇(Seth Rich)家族。他们是一宗谋杀案的受害者,但福克斯新闻台支持人西恩·汉尼迪(Sean Hannity)给他们戴上了一顶海外奇谈式的阴谋论帽子——当然被断然否认。

考虑到新闻公司深远的影响力,其董事会的无能后果尤其严重。长期以来,新闻公司高管们在英国政府中都有通天之能。在2015年4月到2016年9月的18个月中,包括默多克本人在内的新闻公司领导人与高级政府代表进行了20次正是会面,其中包括首相和财政大臣。这一数字多于任何其他英国媒体组织,并且还不包括私人聚会、晚宴和高级别会议周边活动。

类似地,在美国,默多克显然时常能与总统特朗普本人对话。英国政客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和德国记者凯·迪克曼(Kai Diekmann)对���时仍是当选总统的特朗普进行了首次外国报纸采访,默多克也在采访现场,不过气细节一段时间后才被披露。

特朗普的女儿兼其白宫亲信伊万卡(Ivanka)也与默多克家族走得很近。直到选举前,她一直是默多克为其幼子成立的信托基金的受托人,代表他们持有3亿美元的21世纪福克斯公司和新闻公司(均为原新闻公司的衍生公司)股票。

新闻公司向我们展示了它是谁、它的真正面目是什么。它是一个拥有巨大权力和影响力的组织,并且使用这些权力和影响力毫无忌惮。它恣意窃听人们的电话。它庇护行为不道德的员工,而惩罚他们的受害者。最重要的是,即使曝出了重大丑闻,它总是可以在公众注意力消退之后恢复老方一帖。

我们应该相信新闻公司说什么。更重要的是,身处控制新闻公司职位的人应该相信它说什么——从英国独立媒体监管机构通讯管理局(Ofcom)开始,现在,该局正在确定该公司以及运营该公司的默多克家族是否适合继续进行天空电视台的收购案

新闻公司成为监管机构、独立董事和投资者的警示牌。在对待大公司以及他们有时炙手可热的经营者的时候,警觉而严格的监督是至关重要的。对新闻公司这样的公司来说,显然除此之外断无发生焕然一新的变化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