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领导未来

旧金山——新技术涌现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我们无法面对它们对社会造成的影响。技术变革影响工作性质及生而为人的意义,如果我们无法合作来对其进行理解和管理,就有可能淹没在技术变革的大潮中。

由于人工智能、机器人、物联网、自动驾驶车辆、3D打印、纳米技术、生物技术、材料科学、能源存储和量子计算等领域的突破性进展,整个行业正在被重新定义和创造。我们世界经济论坛将这股创新浪潮称之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因为它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工作和联系方式。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蒸汽机和棉纺厂等新技术开启了首次工业革命,城市化、大众教育和机械化农业等历史性的社会政治发展随之应运而生。 由于电气化和大规模生产,第二次工业革命催生了全新的社会模式和工作形式。而随着数字技术和即时通信技术的出现,过去五十年发生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已经压缩了时间和空间,并且联通了地球。

第四次工业革命将同样充满变革意味:单一技术无疑将极具影响力,但我们的社会和经济制度变化却更能塑造未来的生活。 在这一阶段,对个人数据所有权、基础设施安全和全新破坏性企业权利和责任的基本共识仍然尚未达成。人们迫切需要在商业模式、伦理和社会问题上建立一整套能协助企业、政府和个人预测极端技术变化的概念性架构。

为保障我们未来的繁荣,我们必须问自己,新技术设计究竟是为满足社会需要,抑或仅仅是为变而变的无意之举。推而广之,我们不能只注重技术进步和经济效率,还必须注重技术力量影响人、团体和环境的方式。

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不断深化,指导我们政策及其执行的理应有四项原则。首先,我们应当注重制度而不是任何单一技术;只有通过观察各种技术、社会和经济力量如何相互作用,我们才能确定和预测企业、社会和经济可能如何变革。

其次,我们应当反对进步是预先设定的这一常见的宿命论。群体和个人应当有效掌握技术,而不是像某些人所希望的那样反而被技术所掌控。如果我们无法让新技术为自己所用,就等于放弃了个人和集体影响,因此再也没有什么乐观的理由。

第三,我们应当为未来设计新的技术和体制,而不是盲目地接受变革。在社会和经济体系中融入变革性技术需要政府、行业和民间社会各利益相关方能够密切合作。否则,我们的未来将取决于默认设定,而不是我们的集体选择。

最后,社会和伦理因素并非只是需要克服或压制的障碍;我们的共同价值观应当成为一切新技术的核心原则。如果新技术的运用形式加剧了贫困、歧视或环境退化,那么这项技术尚未经过适应我们预想中未来的优化进程。只有能建设更安全、更一体化的��界,新技术投资才具有合理性。

靠单一利益相关方来解决第四次工业革命所面临的社会和经济难题是不可能的。 企业界的任务是创造一个能安全研发和运用技术的环境,并同时要考虑到社会因素。

政府也必须积极参与将创新引入社会的活动。决策者必须与领导革命的技术人员和企业家保持密切合作,以免陷入落后。我们所有人身为社会一份子都应当了解事态发展,以便对因技术和社会相互作用而产生的复杂新问题采取行动。

第四次工业革命将引发需要合作参与的系统性变革,同时我们必须对公共和私人领域开展合作的新方式展开思考。因为变革速度只会越来越快,我们必须对所有利益相关方保持透明,以便他们能够权衡每项新成果的风险和回报。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我们生活在一个复杂的时代,卓越的领导需要对合作建设未来的思维方式进行彻底的变革。如果想要避免技术轻而易举就能带来的反乌托邦效果,我们必须共同设想我们希望创造什么样的未来。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