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ty Images

将外国直接投资列入G20议程

发自纽约——在全世界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到了美国总统特朗普贸易战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上之时,全球贸易的孪生姐妹——外国直接投资——却在很大程度上遭到了忽视。而随着2017年外国直接投资流总值达1.43万亿美元——此外往年已经积累了28万亿美元投资——如何管理这些资本流就变得相当重要了。

国际投资已成为许多国家的重要外部资金来源;尤其是对发展中经济体而言,外国直接投资金额往往会大幅超越官方发展援助。但如果要让外国直接投资为经济增长和可持续发展做出有意义的贡献,现有的资金流还必须进一步增大。为此就需要更好地国际投资政策需,而我们相信G20是促进这一进程的最佳平台。

当前的外国直接投资框架——由超过3000份协议交织而成的一团乱麻——并不足以吸引实现2030年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所需的投资水平。世界上某些最大型经济体都在鼓励国内企业实施业务“归岸”并加大国内投资。许多国家也在加强对外国直接投资流入的控制;对企业合并和收购行为实施更严格的甄选;并要求相互开放市场准入作为投资回报。

此外,外国投资者针对被投资国所提出的争议案件数量也有所增加,这对改善争端解决机制的努力提出了挑战,因为一些国家已经完全退出了各个全球仲裁平台。

如果这些趋势无法得到逆转,结果可能就是外国直接投资流量下降,甚至可能由于外国投资审批的过度政治化而逐渐引发“投资战争”。但我们显然还是需要增加投资流量来实现全球发展目标,只是不太清楚如何才能带来这些流量。

与全球贸易体系不一样的是,国际投资体制目前仍然缺乏一个多边组织来推动规则制定,监督政策发展或是裁决争端。但其实我们可以去建立一个,而G20则是最明智的起点——至少它可以提供适当水平的指导以协助推进外国直接投资政策。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G20的成员国已经占据了全球对外直接投资流的2/3。此外它们还参与签署了大多数投资条约,其中包含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G20不仅是政策对话与协调的重要场所,也非常适合领导那些解决关键国际投资问题的努力。

当然这并不是一个新想法。例如在2016年中国担任G20轮值主席期间该组织就通过了一项《全球投资政策制定的指导原则》。其中包含的九个概念旨在营造一个开放,透明和有利的投资政策环境,同时促进国家和国际规则之间的一致性。

尽管如此,正如我们最近为G20的T20智库所撰写的政策简报中所指出的那样,关于这个问题的工作才刚刚开始。事实上,如果改善国际投资制度的努力想取得成功,至少需要采取三个额外步骤。

首先,G20应该呼吁其他国际性国家集团对自身投资政策进行分析以确保符合集团的九项原则。一旦发现其中存在差距就必须制定策略去填补。此外,为了促进合规和知识共享——以及为未来协议的谈判制定方针——G20应该推动建立一个将那些对此感兴趣的政府和监管机构连结起来的同伴学习网络。

其次,G20应鼓励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解决投资争端国际中心加紧改革自身争端解决机制。因为争议解决是任何成功投资制度的关键,解决分歧的过程也必须尽可能天衣无缝。为确保实现这一目标,G20应通过要求上述两个机构定期更新信息来跟踪情况进展。

最后,G20应支持世界贸易组织关于投资便利化的讨论。更确切地说,G20应强调未来的协议必须与“最惠国”原则相一致,同时将可持续国外直接投资置于其他形式的外国投资之上。

20国集团可以在克服困扰国际投资体制的不足方面发挥主导作用。然而要做到这一点,现任和未来的G20轮值主席必须提供一个讨论以行动为导向的决策的空间。国际投资可以避免当前围绕着全球贸易的那种紧张局势,但前提是相关的游戏规则也得到了它们所需的关注。

http://prosyn.org/yz619PH/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