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在G7重新发现财政政策

阿尔及尔—G7领导人在日本伊势志摩开会,全球经济的脆弱性是一大关注点。但这些主要发达经济体领导人不应该关注货币战争,而应该讨论财政政策,在当前条件下,财政政策是比货币政策更加有力的提振经济活动的工具。毕竟,今时不同常规时期,财政政策的效果不会受利率过高、私人需求不足、严格的产能限制或过度通胀的掣肘。

经济学家轻视财政政策,主要是因为财政政策“政治上束手束脚”。但这绝非放弃财政政策的好理由。相反,如果政治进程产生了有问题的财政政策——比如现在的情况——经济学家更应该表示关注。

积极财政政策的黄金时代是半个世纪前。大部分发达国家都采取了反周期方针,在经济扩张器遏制支出或提高税率,在经济衰退期实施刺激政策。有句话叫“现在我们都是凯恩斯主义者”,据说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在1965年和理查德·尼克松在1971年都说过,它代表了当时的经济学时代精神。

但是,2000年后,一些国家开始采取顺周期预算政策。在经济繁荣期,它们实施财政刺激,从而加强升势。当经济遭遇颓势时,它们采取财政紧缩,加剧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