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从经济分析到包容性增长

华盛顿—大部分经济体正在寻找包容性经济增长的秘诀,即在追求高投资率、快速创新和强劲GDP增长的同时降低收入不平等性。保守派说增长需要低税收和激励(如灵活的劳动力市场)以鼓励企业家精神。但降低不平等性需要高水平的政府支出和税收(除非政府追求赤字支出以刺激萧条的经济)。

斯堪的纳维亚经济模式经常被用来填补这一缺口。特别是丹麦的“弹性保障”制度在历史上实现了良好的经济表现和较低的不平等性。菲利普·阿格希翁(Philippe Aghion)等著名经济学家发表了出色的分析研究这一模式如何在世界其他地区平衡增长、平等性和公民的总体满意度。

这些经济学家认为,不对雇用和解雇行为做限制的劳动力市场、对企业家精神课以低税收,以及慷慨的创新激励与相对平等的收入分配、较高的政府社会支出和全民免费教育等平等化社会政策是相容的。

这一模式在欧洲仍在引起争论,而这个争论如今在美国也变得重要起来,因为特朗普的新政府承诺要帮助全球化的“输家”同时又要改善创新和增长。但在美国,主张慷慨的教育、医疗和退休者财务保障的公共支出在政治上要困难得多,因为这样会招来高税收的幽灵。

包容性增长模式必须协调政策周期。它必须可持续地增加公共支出,特别是教育、失业救济和培训、卫生等方面的支出。

看一看经常被提及的丹麦和瑞典的范例的数字是有裨益的。总体而言,这些国家的经济指标十分出色。尽管GDP增长不比美国高,但大部分人都拥有较高的生活水平,民调显示斯堪的纳维亚人(特别是丹麦人)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群之一。但是,如下图所示,这些国家的政府支出和税收占GDP之比也是经合组织中最高的。

government spending percent gdp

假定美国采取丹麦的全民免费教育政策,同时保持其税收-GDP之比不变,那么其财政赤字将超过GDP的6%。美国财政赤字如此高的时候只有二战期间和2008—2009年大衰退期间,后者是因为采取了规模巨大的刺激方案以提振复苏。因此,美国仅仅是提供全民免费教育就将导致赤字水平升高到常态下的最高纪录。

在这一比较和环境中,似乎不发生重大宏观经济变化就无法协调矛盾。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比较小,能更有效地收税和管理公共服务。但即使美国也向这一效率靠拢——对美国这样的庞大的多样化国家来说,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社会凝聚仍然需要较高的有效税收,一如丹麦和瑞典。

斯堪的纳维亚模式的另一个关键要素是劳动力市场灵活性。在经合组织的“就业保护立法”指数中,美国获得5分制(0分表示充分灵活)的1.2分。与此同时,法国和德国的得分为2.8分,意大利是2.9分,丹麦和瑞典分别为2.3分和2.5分。这表明,尽管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劳动力市场比其他欧洲大陆国家更加灵活,但美国劳动力市场比所有这些国家都要灵活得多——提供的保障也要少得多。

这一广义静态计分表明,我们在将斯堪的纳维亚模式的经验用于像美国这样的大国时必须慎之又慎。再次强调,要评估一种模式对公民福利的长期影响,我们需要更加动态的分析,至少要跨越十年。惟其如此,我们才能看清投资和创新对激励的反应有多大,免费全民教育的中期成本有多大,人口结构如何影响不同的社会政策。

光凭经济分析无法对左右政治之争一锤定音。经济分析的作用是帮助收窄争论的焦点。关键在于争论双方都更加明确他们认为社会应该追求怎样的价值观和目标,并对他们关于动态表现如何响应特定的激励的假设进行量化。惟其如此,民主国家才能有效地从可能的路径中做出选择。

好的经济分析能够让“建设性民粹主义者”有能力与大有崛起之势的“事后空想民粹主义者”争论现实的替代方案——一个透明的、基于可信的经济政策和结果的预期的方案。换句话说,经济分析可以协助好选择,但无法做出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