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解决粮食链问题

    哥本哈根--全球粮食体系目前处于混乱之中。四年前,长达三十年之久的粮食价格下降趋势迅速扭转。谷物价格从2004年以来已经翻番还多,其他大多数粮食价格也大幅度上升。再加上无以维系的自然资源管理、气候变化负面影响显现以及化肥和能源价格大幅攀升,我们正面临着自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最为严重的全球粮食危机。

    价格大幅上扬反映出几个因素。它们是:主要粮食生产地区气候恶劣、对肉类和奶制品需求快速提高、高油价、粮食库存下降、大量使用粮食商品用于制造生物燃料和未能在农村基础设施、研究和技术以及促进发展中国家农业进步所需要的其他公共条件上予以投入。粮食成本巨幅上升已经在贫穷人口中造成更大的饥荒,降低了非贫穷人口的购买力以及三十多个国家中的因粮食引发的骚乱。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这里主要的教训是,在科技上投资不足以及政府政策失当导致危机。未来避免这些问题,必须帮助全球的农民和粮食加工厂商生产更多的粮食来满足由于世界人口和收入增加而引起的日益增长的需求。而且,他们必须用更少的土地和水来生产更多的粮食,价格要合理,而且不得破坏自然资源或者恶化气候变化。

    但是各国政府是否理解呢?我相信如此。饥饿并非新现象,但是只要农村贫困人口正如长期以来的那样得以忍受而无抗议,那么政府就可以轻松自在地加以忽视。但是在另一方面,城市人口的粮食骚乱却威胁到政府的合法性,而这是它们最为关心的。

    发展中国家投入到农业研究中的比例只是其农业产量价值的0.5%多一点。这根本无济于事。需要增加到2%。即使如此,这还是低于高收入国家在农业研究上的投入。

    现代科技应当关注于土地和水生产效率的可持续提高、管理由干旱、洪水、病虫害引发的粮食生产风险以及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抗干旱和病虫害的改良作物、抗病牲畜以及节水和从空气中捕捉氮气的高产农业生产体系正是所需要的技术范例。

还需要更多的研究通过向主食中添加铁、维生素A和锌来提高主食的营养质量,解决广泛存在的微量营养素缺乏的问题。同时我们必须加强从生产到消费的食品安全,包括提高对食品体系和人类健康相互作用关系的认识,尤其是动物传染性疾病和农药的影响。另外我们还要加强替代能源的研究,以停止把玉米、大豆和油椰子转化为生物燃料的做法。

大多数面临饥饿和营养不良危险的人都生活在农村。要使他们摆脱贫困和饥饿以及生产更多的粮食以满足越来越庞大的世界人口,他们需要获得道路、市场、恰当的机制和技术、基本的保健以及教育。而我们需要公共和私人的投资来为他们提供这些元素。

在发展中国家,政府需要采取行动使市场充分运转起来,同时使农民和市场经纪人能够获得恰当的技术和知识。不幸的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期的粮食危机爆发后的三十年间迅速下降的粮食价格给了政府一个对此不做多少工作甚至置若罔闻的便利的理由。

在其他许多领域我们需要实施公共政策,包括通过立法把环境成本融入到食品价格中以鼓励可持续的生产,以及加强激励和监管措施以促进对水更高效的使用。我们需要实施国家和国际生物安全体制来指导现代技术和转基因食品的开发、利用和贸易。政府应该停止对于用作生物燃料生产的玉米、大豆、油椰子等食品商品的补贴,以减少这方面的使用。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国际组织应该加强对全球化的规范以及确保贸易竞争。扭曲贸易的农业政策,包括美国、欧盟和日本的农业政策应该被取消。尽管消除贫困是降低人口出生率的最佳途径,获得恰当的生殖保健对于家庭把孩子的数量控制在他们都希望的水平也是至关重要的。

在可预见的未来,世界的自然资源能够确保在不破坏的环境的情况,生产足够的食品,但是前提是政府应该实施明智的政策,同时食品体系能够得到科学的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