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回归投资

发自日内瓦——在上个月中国杭州G20峰会上,世界各国领导人提出了一个雄心勃勃的“全球经济增长新纪元”计划,但该计划唯独忽略了一个关键因素:要将与之相对应的投资气氛扭转过来。

传统观点认为,通过高效的金融市场,居民储蓄将会流向那些资金产能转化效率最高的公司。但是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由于不受限制的跨界资本流动和金融市场放松管制,融资变得更加容易,但这些资金却未能流入各类长期性投资领域,特别是制造业。

投资决策取决于多种复杂因素和突发事件,而公共和私人资金的组合是新项目取得成果的关键。在近年来经历了快速增长和发展的东亚地区,政策制定者不仅允许,甚至鼓励企业赚取更高利润,只要后者能转向生产性投资。其结果是大型东亚企业用于投资支出的资金中有约五分之四都是从自有留存收益中提取,而公有金融机构则帮助保持投资拉动型增长的步伐。

利润和投资之间的不对等是当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增长陷入僵局的重要原因之一;除非这一问题得以解决,否则将有可能为公司治理和经济管理带来更广泛的合法性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