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e208_wenjin chen_world order Wenjin Chen/Getty Images

后疫情时代地缘政治

坎布里奇—未来在发生之前都不止一种,任何构想COVID-19疫情发生后的地缘政治的视角,都必须包括一系列可能的未来。我认为2030年有五种未来很有可能,但显然也可以想象出其他未来。

全球化自由秩序的终结。二战后由美国建立的世界秩序所创造的机构框架带来了国际贸易和金融的大幅自由化。即使在COVID-19疫情爆发前,这一秩序便已经受到中国崛起和西方民主国家民粹主义抬头的挑战。中国受益于这一秩序,但随着其战略份量的增加,它日益要求制定标准和规则。美国不愿如此,机构因此削弱,主权呼声增强。美国仍身居世界卫生组织和巴黎气候协定之外。COVID-19削弱了美国的“系统管理者”地位,从而增加了这一情景的可能性。

类似20世纪30年代的极权主义挑战。大面积失业,不平等性增加,社区因疫情相关的经济变化而遭到破坏,这些因素为极权主义政治创造了温床。有的是政治创业家准备利用民族主义民粹主义赢得权力。本土论和保护主义日益抬头。商品和人员关税和配额日增,移民和难民成为替罪羊。极权主义国家试图巩固区域利益范围,各种干预增加了暴力冲突的风险。其中一些趋势在2020年之前便已显露端倪,但萎靡的经济复苏前景(因应对COVID-19疫情不力)增加了这一情景的可能性。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8f8orei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