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财政政策的资产负债表方法

华盛顿—所有人都在谈论债务,援引着强烈影响全球公共政策争论的巨大的名义数字。但并非所有的债务都生而平等。

首先,对于公共债务,总值和净值区别很大。比如,日本的总公共债务达到了GDP的246%,但代表政府内债务的净债务为GDP的127%。

此外,真正影响一国公债负担的是预期年债务维持成本。丹尼尔·格罗斯(Daniel Gros)最近指出,可以以零利率无限展期的债务根本就不是债务。这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固定利率越接近于零、期限越长,债务存量的负担也就越轻。

尽管希腊公共债务高达GDP的175%左右,但低利率——大部分债务的利率都是固定的——和长期限意味着希腊债务比看上去更容易管理。希腊公共债务付息成本与GDP之比接近于葡萄牙甚至意大利。事实上,正因如此,大大增加了援助资金的最新的希腊协议能够起作用,只要希腊能获得它所需要的债务重新安排以扭转GDP下降之势、降低其初级盈余并采取强化资产负债表的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