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全球化断线

纽黑文—全球化在理论上看上去很美,实际却饱受折磨。这就是英国脱欧和美国特朗普崛起的教训。这也是眼下席卷全世界的日益凶残的反华风潮的基础。崇拜自由贸易神坛的人——包括我在内——必须认识这一显而易见的“断线”(disconnect)。

首先要澄清一个真相,关于全球化并没有严格的理论。经济学家拿得出手的最好的理论是十九世纪初大卫·李嘉图所提出的框架:如果一国只生产符合其比较优势(从资源禀赋和工人技能角度讲)的产品,那么,它就能从扩大的跨境贸易中获益。贸易自由化——全球化的圣水——能让所有人获益。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这一许诺从长期看相当靠谱,但在短期,免不了会出现相当艰难的现实。英国退出——英国脱离欧盟——这是这方面最近的例子。

英国选民拒绝了某些地区一体化的关键条件:劳动力自由流动和貌似无限制的移民;布鲁塞尔超国家机构提供的监管;货币联盟(存在严重漏洞,如缺少一个各成员国之间的财政转移机制)。经济一体化和全球化并不严格相等,但它们都建立在李嘉图贸易自由化原理之上——这些原理在政治领域不受待见。

在美国,特朗普的影响力以及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初选中所赢得的选票也反映了导致英国脱欧的情绪。从移民到贸易自由化,困境重重的中产阶级所受到的经济压力与全球化的核心许诺形成了矛盾。

和往常一样——特别是在总统选举年——美国政客在面对这些棘手问题时又开始了指责游戏。特朗普拿出了中国和墨西哥,而桑德斯对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TPP,美国与环太平洋11国的贸易协议)的反对促使民主党提名人希拉里·克林顿也采取了类似的立场。

简言之,全球化失去了政治支持——在这个两个世纪前的李嘉图时代截然不同的世界,这并不令人奇怪。李嘉图的观点用英格兰和葡萄牙分别在服装和葡萄酒方面的比较优势为例阐述,与当今高度互联、基于知识的世界大相径庭。诺贝尔奖获得者保罗·萨缪尔逊(Paul Samuelson)是将李嘉图的基础转化为现代经济学的先驱,他在晚年得到了一个类似的结论——他指出,中国等破坏性低工资技术模仿者可能完全颠覆比较优势理论。

而问题不仅仅在于过时的理论。全球贸易的最新趋势也是警报频响。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09—2016年世界贸易量年增长平均刚刚超过3%——只有1980—2008年期间6%的一半。这不仅是因为大衰退,也是因为此后复苏的反常萎靡。随着世界贸易已确凿无疑滑入了更低的趋势,对全球化的政治抵制只能与日俱增。

当然,这不是全球化第一次陷入麻烦。全球化1.0——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全球贸易和国际资本流激增——“死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大萧条期间。1929—1932年,全球贸易下跌了六成,主要经济体纷纷向内转向,采取了保护主义贸易政策,美国1930年史穆特-哈雷关税法便是著名的例子。

但如果当今更加强大的全球化遭到同样的命运,代价将更加高昂。全球化1.0主要局限于有形(制造)品的跨境交换,而全球化2.0的范围要广泛得多,许多所谓的无形商品——曾经不可贸易的服务——贸易日增。

类似地,全球化2.0的手段比它的前辈成熟得多。全球化1.0的连通性先通过轮船,在通过铁路和汽车实现。如今,这些交通系统已经天翻地覆——因为互联网及其对全球供应链的强化而大大扩张。互联网让基于知识的服务——如软件编程、工程与设计、医学筛查以及会计、法律和咨询工作——能够在一瞬间实现跨境流动。

两次全球化浪潮最尖锐的对比在于技术的吸收和破坏的速度。新信息技术以罕见的高速被采用。区区五年, 5,000万美国家庭就实现了网上冲浪,而无线电达到类似的普及程度用了38年。

悲哀的是,经济学界没有抓住全球化的内在问题。在修补过时理论的��程中,他们完全忽视了当下日益增长的工人抵制。但全球化2.0的广度和速度要求采取新的方法来缓冲这一破坏的冲击。

不幸的是,帮助因贸易而失去饭碗或受到压力的工人的安全网计划和比较优势理论一样陈旧。比如,美国贸易调整救济(TAA)计划诞生于1962年,那还是基于制造的旧经济时代。据彼得森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所发布的一份报告,自1974年以来只有两百万美国工人得益于TAA。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更加开明的政策在设计时必须考虑如今范围越来越广的工人所承受的巨大压力。全球化2.0的超高速意味着需要更快速、覆盖面更广地开展工人再培训、安置津贴、求职补助、高龄工人工资保险和延长失业救济时限。

历史告诉我们,替代方案——不管是英国脱欧还是美国的新孤立主义——在前面等着我们。我们这些捍卫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人必须阻止它们的发生,而我们的办法是巩固能够解决如今折磨着如此多工人的现实问题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