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关于美国金融改革,谁才是对的?

坎布里奇—八年前,美国引发了一场几乎让全球金融体系破产的危机,如今,美国仍然没有弄清楚需要怎样的改革防止危机再次发生。美国人正在准备选举下一任总统,急需更好地认识能让未来危机风险最小化的政策变革——以及最有可能实施这些变革的政客。

美国人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对金融业愤怒不已。《大空头》(The Big Short)等好莱坞芯片的大热就是明证(《大空头》获得广泛赞誉,认为它让金融衍生品等复杂工具变得通俗易懂,这是正确的)。最近的总统选战——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伯尔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参议员为竞选民主党提名而提出的左倾方案受到广泛支持——也是明证。

桑德斯阵营提出的核心方案是将华尔街大银行分解成小机构,从而确保任何银行都不会过于庞大以至于其倒闭会危及金融体系的其他部分。这一目标的号召力不难理解。但实现这一点需要大刀阔斧的改革。

历史上,美国银行体系由成千上万家小银行组成,但“太大而不能倒”现象其实并不新鲜。第一家被称为“太大而不能倒”的银行是伊利诺伊大陆银行(Continental Illinois),1984年,它获得了里根总统的援助。如今,银行规模比任何时候都要庞大——2011年美国前四大银行每一家的资产规模都超过了1万亿美元——把它们分解,让所有细分都不具有系统重要性将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仅仅将去监管化的潮流扭转到30年前是无法完成这一目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