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y curled US 1 dollar bills on edge PM Images/Getty Images

金融的下一阶段

华盛顿—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十年是喧嚣的十年。诚然,大战并未爆发,我们也或多或少避免了大萧条的错误——这些错误曾在20世纪30年代导致保护主义抬头、银行倒闭、严厉紧缩和通缩环境。但新浮现的市场紧张表明,这些风险只是被掩盖,并未被消除。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从某种程度上说,2008年金融危机的故事始于从二战废墟上建立起来的世界秩序。布雷顿森林机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马歇尔计划、欧洲经济共同体等项目支持了世界经济重要部分的复兴。尽管发生了冷战(或者说,也许因为冷战),它们仍然重新启动了因二战而陷入停顿的全球化。

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越南战争、美元停止兑换黄金、1973年石油价格冲击以及大滞涨等事件对全球化进程形成了干扰。但随后美国和英国经历了某种保守主义革命,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得到复兴,包括全面去监管化、贸易自由化和前所未有的资本账户开放。

这一重新设计的全球化进程助长了增长和发展,但其影响的分布并不均匀,其所带来的金融和经济变化超过了法律和伦理的适应速度。后果尤其严重的是,创新性金融工具使用起来肆无忌惮,只受到非常宽松的监督和微弱的监管。结果,金融最终成为世界经济的主人而不是佣人。

因为这一切,危机一爆发便造成了深刻而深远的影响,而眼下正在不断强化的经济复苏并没有克服危机之后可理解但灾难性的金融体系信任损失。美国和欧洲的政治局势发展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一直在鼓吹“美国优先”政策方针,最近更是对钢铁和铝进口实施高额关税。英国退欧投票也反映了类似的对全球化的反动。与此同时,国家领导的资本主义为中国经济提供了自己的保护。

但极化新竞争模式和抵制贸易并非恢复信心之道。相反,我们需要重新控制金融业,以确保它服务于经济而不是相反,这可以通过推动一系列基于世界共识的目标实现——首先就是2015年的三次重要会议所确定的目标。

在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举行的第三节发展融资国际会议(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Financing for Development)上,与会者为融资流和可持续发展政策制定了经济、社会和环境方面的协调重点。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峰会上,联合国成员国正式通过了一项雄心勃勃的新全球日程。在巴黎联合国气候会议(COP 21)上各国同意将全球变暖幅度限制在前工业化水平以上2℃以内。

制定这些目标是重要的第一步。但如果世界真正想要实现这些共同目标,就必须建立有效的融资机制,以能够创造正确激励的合理的监管为支撑。目前,世界在这方面的进展仍然不足,资本配置的不合理就是明证。

相关利益者应该从长远考虑企业经营和投资策略。金融必须派上真正的用场,实现(在已有全球目标的指引下)朝向共同目标的进展与形成足够财务回报以确保进展可持续的需要之间的平衡。我们必须不断强调、不断践行。没有其他选择。

在某些领域,对全球目标的承诺仍然不够。以美国和巴黎气候协定为例,美国已经完全撤销了自己的承诺。但要想成功,所有人都必须坐上一条船。这其中包括多边贷款人,它们需要改造就工具,迅速开发新工具,以动员私人部门资本。至于私人部门,必须保持开放态度,以全新方针对待公司合作。嘴上言必称变革,实际上却死守过时的工作模式不可取。

更广泛而言,我们需要致力于确保技术的收益被所有人所共享。在这方面,我们应该遵循IMF第一副总裁大卫·利普顿(David Lipton)的建议,超越流行的“OHIO”(自扫门前雪)方针,转向要求更高的加州(CA)策略——“集体行动”。

前路坎坷。但这不是消极的理由。作为投资者、消费者、选民和公民,我们必须让我们的声音被听见,以确保金融被用来增进共同价值观和共同利益。惟其如此,我们才能够不仅避免另一场灾难性危机,还能构建更好的未来。

http://prosyn.org/FLAEddB/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