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bini136_Wang YingXinhua via Getty_stock market Wang Ying/Xinhua via Getty Images

金融市场的伊朗错觉

伦敦—美国刺杀伊朗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马尼(Qassem Suleimani)、伊朗对伊拉克两座美军基地施以报复后,金融市场进入了避险模式:石油价格上涨10%,美国和全球股市下跌了几个百分点,安全港债券收益率下降。但随后,尽管美伊冲突及其对市场冲击的风险依旧,但双方都想避开进一步升级的观点安抚了投资者,也扭转了价格走势,股市甚至创出新高。

如此转折体现了两个假定。首先,市场寄希望于伊朗和美国都不希望全面战争,全面战争既威胁到伊朗政权,也不利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连任。其次,投资者似乎认为,冲突的经济影响有限。毕竟,石油作为生产和消费投入品的重要性自前几次石油冲击以来显著下降(如1973年赎罪日战争、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和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此外,美国本身也成为主要能源制造国,通胀预期显著低于过去十年,银行在石油价格冲击后采取升息政策的风险极低。

这两个假设都显然存在缺陷。即使全面战争风险很低,也没有理由认为美伊关系会恢复原状。造成零伤亡的两次伊拉克军事基地打击便能满足伊朗的复仇欲,这样的观点也过于天真。这些伊朗火箭只是第一波反应,随着11月美国总统选举的临近,会逐渐加码。冲突将继续包括地区代理人的进攻(包括袭击以色列)、与全面战争相去不远的直接军事冲突、蓄意破坏沙特和其他波斯湾石油设施、干扰波斯湾通航、国际恐怖主义、网络袭击、核扩散等。任何一项都可能导致冲突意外升级。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s://prosyn.org/kFi2iIx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