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e1_Boonyachoat_getty images_globe hands Boonyachoat/Getty Images

不能牺牲生物多样性来为金融部门牟利

发自伦敦—您可能觉得金融机构必定擅长于投资那些可带来超额回报的资产,但是在涉及到生物多样性和更广泛的自然资本类别时,即便这些资产会被耗尽或破坏,大多数投资机构却仍认为它们取之不尽。即使新冠肺炎疫情已经说明出无视人类对自然界的侵犯必将付出近乎无法估量的代价,这些机构却一如既往地假设这些资产所提供的服务是毫无成本的。

人为导致的自然环境恶化是事实,而且现正处于迅速发展的状态之中。世界自然基金会最近发布的《地球生命力报告》显示在1970~2016年间野生动植物种群数量平均减少了68%。而在种群数量大减的情况下就将不可避免地出现物种灭绝。根据政府间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科学政策平台的估算,除非采取行动缓解各类导致生物多样性丧失的驱动力,否则约有100万个物种——也就是所有已知动植物物种的1/4——将面临灭绝威胁。

每当意识到这种野生动植物种群减少和灭绝前景,政客们经常会嘴上呼吁采取行动,却往往拿不出必要的措施。但从气候变化的应对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到如果公民能投身其中并向领导人施加压力,无所作为就意味着将在政治上付出巨大代价。而欧洲政策制定者之所以决定采取大胆行动——从制定有约束力的可再生能源目标到碳定价——去应对气候变化,是因为他们自知有责任去避免一个升温了几摄氏度的世界所迎来的巨大破坏。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and receive unfettered access to all conte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Unlock additional commentaries for FREE by registering.

Register

https://prosyn.org/yBcfuVm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