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higham1_getty images_green finance Getty Images

缓慢的金融绿化

牛津—全球经济最有影响力的行动方中不少都在推进向清洁、绿色、无排放的世界的转型,哪怕重要国家政府对此无动于衷。来自欧洲、中国、日本、美国、澳大利亚和其他地区的金融巨头能够看到未来的风险与收益,也没有坐等决策者释放需要做什么的信号。金融业正在通过立即禁止新化石燃料投资、为能源生产者贴上清洁和肮脏标签,以及清仓不受欢迎的股票,让巨额资金流出化石燃料,流入低碳技术。

这些决定能够席卷各个经济体。比如,以印度国家和私人能源金融的分歧为例。据位于德里的金融问责中心(Centre for Financial Accountability)的数据,2017—2018年间,燃煤电厂的初级融资额下降了93%,而可再生能源融资额增加了10%。在2018年的煤炭项目贷款中,大部分来自政府控制的金融机构,而四分之三的可再生能源融资来自私人商业银行。

类似地,日本的银行和交易者正在放弃煤炭项目,拥抱可再生能源,尽管政府不同意制定淘汰煤电能源的时间表。今年,已有三个日本煤电项目被取消或延迟。在国际层面,国际能源署(IEA)报告,2018年煤电厂投资额降至一百年来最低点,并且更多的燃煤发电机退役。

这一趋势将随着抛弃化石燃料的金融企业数量的继续增加而加强。让我们看看3月以来的新闻标题。挪威主权财富基金已经获得议会批准,将甩卖130亿美元的化石燃料股票,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化石燃料清仓计划的一部分。按资产规模计算雄踞世界最大银行行列的日本三菱日联金融集团不再向新燃煤发电项目提供融资。Chubb公司成为第一家宣布不承保煤炭项目的美国主要保险公司,Suncorp则是最后一家不再承保新煤矿和煤电项目的澳大利亚保险公司。

此外,伦敦证券交易所将石油和天然气股票重新归类为“不可再生能源”,而将绿色能源股票归为“可再生能源”,而不再是“另类能源”。全球最大的海外煤炭投资者华侨银行说,(在越南的最后两个项目完成之后)它将不再为煤电厂提供融资,而中国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宣布准备停止投资新煤电厂,专注于新能源资源。

更广泛地说,低碳世界投资者日程(Investor Agenda)已经吸引了477个签名,资产管理总量达到了34万亿美元。这些投资者呼吁政府不但要遏制气温上升,还要实现巴黎气候协定中更加难以达到的目标——将全球变暖幅度控制在前工业化水平以上1.5℃以内。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与此同时,能源经济和金融分析研究所(Institute for Energy Economics and Financial Analysis)发现,被我们忽视的气候变化示警已经造成了金融损失。全球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在过去十年损失了大约900亿美元,其中四分之三是因为它持有了埃克森美孚、雪佛龙、壳牌和英国石油的股票。包括贝莱德在内的通用电气投资者,在截至2018年的3年中损失了令人咋舌的1 930亿美元,因为通用电气误判了绿色能源转型速度以及燃气轮机和火力发电厂需求的崩溃。

尽管抛弃化石燃料已成汹汹之势,我们仍面临着潜在的危险。甩卖化石燃料的都是先知先觉者,他们感觉到风向的变化,于是调整航向。但需要做的绝不仅限于此。由于这些企业的竞争对手还没有清仓,因此投资者资产负债表上仍躺着数万亿美元的碳资产。

此外,据IEA数据,尽管煤炭投资有所下降,但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资本支出在2018年出现了反弹,而能源效率和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投资停滞不前。更糟糕的是,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咨询公司发现,可再生能源繁荣只消化了全球能源需求的2%。按照目前的形势,到2040年,仍有85%的初级能源需要煤炭、石油和天然气供给,较今天的90%只是略微下降。

完成抛弃化石燃料的转型需要深入到全球经济的核心。今年上半年,中国金融机构将至少1万亿美元“绿色金融”资金用于煤炭相关项目,这绝非好消息。公司不能一边生产石油、天然气和内燃机,一边逐渐转向清洁技术;它们必须一刀两断。

此外,金融机构的眼光应该超出煤炭范畴,收回对所有化石燃料的支持。同样重要的是,政府必须为经济制定雄心勃勃计划,严守1.5℃的变暖上限。按照当前速度,变暖幅度将直奔3℃以上而去,而这将造成灾难性后果。

9月23日举行的联合国其后行动峰会为金融机构和政府提供了一个完成必要任务的机会。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要求金本位领导力(gold-standard leadership),即政府和私人部门致力于将排放减少到近零水平,并为每个五年制定中间目标。

古特雷斯的行动要求与那些一直在为同样的目标呼吁和奔走的人遥相呼应。投资者必须随机应变,改变投资组合以实现2050年的近零排放目标。这意味着也要推动投资组合内的公司有所变化,否则就甩卖并抛弃它们。但光有长期决心是不够的。今天所作出的承诺必须辅之以未来几个月和几年的可行步骤,以确保保持进步。

在这方面,任务2020(Mission 2020)正在收集全球经济的进展故事。我们的2020气候进步跟踪工具是一个开放的数据库,定期更新各个国家、企业、城市等的其后承诺。甩卖运动越是声势浩大,化石燃料行业隐藏在阴影中老方一贴就越困难。

https://prosyn.org/oCB7JvQzh;
  1. bildt70_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ukrainezelensky 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Impeachment and the Wider World

    Carl Bildt

    As with the proceedings against former US Presidents Richard Nixon and Bill Clinton, the impeachment inquiry into Donald Trump is ultimately a domestic political issue that will be decided in the US Congress. But, unlike those earlier cases, the Ukraine scandal threatens to jam up the entire machinery of US foreign policy.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