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 with need work sign Joe Raedle/Getty Images

关于长期停滞的最后一点想法

坎布里奇—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罗杰·法尔莫(Roger Farmer)和我现在是、并且早就已经在什么才是最重要的要点方面达成了一致。认为商业周期来自工资和价格的暂时性僵化的“新凯恩斯”范式,并不足以解释大萧条和大衰退这样的事件。十年前的金融危机后,我们在刺激总需求方面做得远远不够。更加平等的收入分配有助于提高总需求。应该采取较2008年之前显著更强的金融监管以实现未来危机风险最小化。

我一直就政策建议记录问题与斯蒂格利茨存在分歧,就长期停滞的相关理论的一些方面与斯蒂格利茨和法尔莫都存在分歧。

先说政策记录。斯蒂格利茨正确地认为,不必指望经济学家就政治可行性问题达成一致。但他们应该能够就白纸黑字说了什么达成一致。斯蒂格利茨自豪地引用《纽约时报》的评论,说他呼吁采取“两年内至少6,000到10,000亿美元”的刺激。奥巴马政府要求并得到了总额大约8,000亿美元的刺激计划,正好在斯蒂格利茨的范围之内,尽管受到国会批准的政治阻挠。因此我不确定他到底想说什么。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1Z6jVQq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