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在美国扶贫

伯克利—2005年到2014年间,25个发达经济体三分之二家庭的真实收入不增或下降。一些国家在经过了政府的大量税收和转移支付干预后才实现家庭收入不降。

这一经验给美国等国家带来了教训。在即将到来的11月总统和国会选举中,不平等性和收入分配至关重要。美国可以从有用的政策中学到什么?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美国是全球异类,其社会安全网与就业紧密相关。在欧洲,社会福利支出平均占GDP的23%,美国只有16%。而对家庭来说,美国是异类中的异类:只有三个国家——汤加、苏里南和巴布亚新几内亚——没有带薪探亲假国家政策

但是,美国也有诸多成功的政策计划。比如,弗雷斯诺(Fresno)退休商业高管、加州共和党执行委员会成员皮特·韦伯(Pete Weber)领导着一场大胆思考如何让家庭摆脱贫困、实现自足的全国计划运动。

2010年,韦伯创建了弗雷斯诺桥学院(Fresno Bridge Academy)。该学院的成果赢得了全州和全国的赞誉——不仅因为在个体需要方面的成功,也因为其高超的性价比。该学院是一个18个月的就业培训计划,也为家庭提供支持性服务——包括计算机扫盲班、简历助手、育儿班和儿童辅导——通过旗下非盈利下属机构“阅读及其他”(Reading and Beyond)进行。

该学院在加州最贫困邮政编码区帮助了1,200户自愿参与家庭,并以获得资金支持在未来两年在帮助2,300户家庭。目前,80%的参与家庭找到了工作或实现工资大幅增长,而在这些家庭中,80%在一年后能够保持收益。三成家庭能够在区区18个月后就实现充分自立。

弗雷斯诺计划的资金来自SNAP(前食品券)计划的创新补助。该计划严格基于结果,并采取两化评估。其所投入的每一美元能够产生22美元收益,其中16美元归家庭,5美元归纳税人(主要以更高的税收收入和食品券发放量降低的形式实现)。

弗雷斯诺的环境比较特殊,那里是农业经济,但韦伯相信该计划可以扩展,并已经着手向其他两个加州郡——圣华金(San Joaquin)和纳帕(Napa)推广。通过与加州前进会经济峰会(California Forward’s Economic Summit)的更广泛的合作,韦伯正在将弗雷斯诺经验加入到2025年加州实现一百万家庭脱贫的计划中。

弗雷斯诺桥学院所采取的新方针出现得正是时候——左派和右派都在质疑当前扶贫计划。据一些统计数据,自1964年约翰逊总统发动“扶贫战争”以来,总支出已经超过了22万亿美元。但战线并未得到推进,美国官方贫困率依然高位徘徊在15%左右。

在右翼,美国众议院议长保罗·莱恩(Paul Ryan)的美国扩张机会(Expanding Opportunity in America)认定美国已经花了足够多的钱,只需要更好地花这些钱。莱恩的计划着重于将各种计划整合为一个“机会津贴”、扩大低收入所得税优惠(EITC)以及刑事司法改革——同时要鼓励经济增长,从而让就业创造来担当大任。

在左翼,机会研究所(Opportunity Institute,充分披露:我们都是其董事会董事)等组织支持定向支出(特别是早教方面)、将大学和就业挂钩以及减少刑事累犯。民主党总统提名人希拉里·克林顿的政策平台提出了解决这些问题的新计划,并特别强调探亲假和早教和大学教育。

许多甚至大部分研究过这一主题的学者,如布鲁金斯研究所和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联合研究计划,兼顾了左翼和右翼要素——特别是旨在强化家庭、改善现有工作质量和数量以及打破累犯循环的战略方面。EITC也获得了广泛的支持(在美国经济学会进行的调查中,四分之三的受访经济学家支持扩大EITC)。另一个广泛共识是需要对哪些政策管用进行更好的定量评估

其他人,特别是许多硅谷科技界人士以及一些劳工运动人士,担心科技发展超过就业创造速度,造成大量人员失业。他们更喜欢切断就业和收入之间的联系的全民基本收入(UBI)计划。在最近的全民公投中,瑞士人民婉拒了UBI,但致力于更加激进的方针帮助需要人士值得欢迎,即使UBI的详情及其成本仍有待论证。

桥学院以及联邦家庭访问计划(Federal Home Visiting Program)等例子表明,深度植根和面向服务社区、受有效结果证据推动的计划能起作用。不幸的是,我们常常采取相反的方针:不关注结果的粗放型全国计划。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以美国农业部的食品和营养服务(Food and Nutrition Service)为例。其820亿美元的年度支出中有大约88%是直接补助(SNAP,或“食品券”),只有0.33%用于为人们提供摆脱政府援助所需要的技能上。更糟糕的是,注重技能的计划中没有一项具备评估计划的数据。

 “进步的联邦主义”计划将大大增加这类支出并严格评估。这一计划将树立很高的联邦标准,但允许各市和州创新,然后为起作用的项目提供资金。应该进行不同的思考并用真正起作用的结果来理顺我们的思路——以及我们的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