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癌症的危险传说

日内瓦—今年,世界癌症日的焦点将是打消这一疾病的破坏性传说。这一主题——以“癌症——你了解过吗?”(Cancer—Did you know)为标题——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认真思考癌症的真正后果并加强全球预防和治疗。

一个流行的传说是癌症主要是发达国家的问题。但是,尽管癌症确实在富裕国家普遍存在,但世界最穷国家的人们因癌症损失的寿命更长。医学进步和技术发展让高收入国家癌症患者能够活得更长——从某种程度上说,某些癌症实际上无非是慢性病——而低收入国家患者年纪轻轻就死了。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除了不公平之外,这还是沉痛的悲剧。在逃过了疟疾和艾滋病后,人们本不应该因癌症而过早撒手人寰——特别是那些打一针负担得起的疫苗便可预防的癌症。

疫苗和癌症之间的联系常常被忽视,这是第二个普遍存在的误解:光是命运(或许还有吸烟)决定了谁得癌症。事实上,全世界六分之一的癌症是由已知致病因子造成的,在撒哈拉以南的一些非洲国家,这一比例高达三分之一。四大主要致病因子是乙肝和丙肝、人类乳突病毒(HPV)以及幽门螺旋杆菌四者加起来每年造成190万例肝癌、子宫癌和胃癌病例。

子宫癌每年造成的女性死亡数量比分娩还要高,平均没两分钟就有一人致死。每年有275 000女性因子宫癌死亡,85%生活在最穷国家。毕竟,子宫癌患者通常是最虚弱的人群,如感染艾滋病毒的女性。若不加以控制,子宫癌年致死数量将在2030年增加到430 000。

其次是乙肝,其传染性比艾滋病毒高50倍,通常在分娩之前或之后不久通过母婴渠道传播。乙肝会增加一生中患肝癌的可能性。据估计,如今在世者中有20亿人感染了乙肝,3 500万人为慢性。在这些人中,大约四分之一会死于与乙肝相关的癌症或肝硬化(慢性肝病的后果之一)。

好消息是,已经存在强大的工具防止大量此类死亡。现有HPV疫苗可以防止最多70%的子宫癌,研发中的新疫苗还能进一步提高这一纪录。类似地,乙肝疫苗在预防乙肝传染及其慢性后果方面的有效性高达95%。

针对幽门螺旋杆菌和丙肝的疫苗正在研发中(尽管后者的困难很大)。就连人类孢疹病毒(Epstein-Barr virus)疫苗(可预防某些种类的淋巴癌)也获得了可喜的成果。

但购买并将这些疫苗送到最脆弱的低收入国家公民手中仍是一项重大挑战。尽管世界卫生组织在1992年便已建议将乙肝疫苗纳入常规免疫,但其高昂的价格仍限制了其在一些发展中国家的使用。后来,同样的问题又出现在推广HPV疫苗上。但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 Alliance)的出手干预保证了乙肝不再是个问题,HPV亦然。

自2000年成立以来,GAVI联盟一直在寻求让更多的最穷儿童获得拯救生命的疫苗。在与世界银行、世卫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合作中,GAVI联盟使用创新性融资工具筹集全球免疫项目资金,同时与产业界合作以降低疫苗价格。

通过将乙肝疫苗纳入到五价(五合一)疫苗的一部分,GAVI联盟已让它走进了70个国家,成为常规免疫的一部分。目前,GAVI联盟正在致力于在2020年之前让3 000万世界去穷妇女和女孩获得HPV疫苗;作为这项努力的一部分,也正好赶上世界癌症日,GAVI联盟在八个国家开展了示范性项目。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疫苗的好处不仅局限于预防疾病和死亡。它们还被发现有助于婴儿的认知发展和儿童的教育程度,从而提振一国经济增长潜力。在与癌症的斗争中,医学进步需花费巨大的努力才能让死亡率有所下降,这表明改善疫苗的普及具有重大意义,只消花几美元打一针,就可以抑制发展中国家未来癌症患者数量。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毫无疑问,发达国家的人们已非常明白预防优于治疗的道理。但是,由于发达国家疫苗已经获得了普及,对预防措施的关注已经移到了改变致癌生活方式上。

与此同时,发展中国家的人们缺少预防集中最常见癌症的简单而有效的工具。改善疫苗普及是纠正这一全球不平等并拉近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的关键。而这首先要求打破人类无法“抓获”癌症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