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洲的恐惧和仇视

    在最新的奥地利大选中,两个极右翼政党即奥地利自由党和奥地利未来运动赢得29%的选票,这是它们在2006年选举中获得总票数的两倍。这两个党派对移民、特别是穆斯林移民以及欧盟抱有相同的态度,也就是恐惧和仇视。由于两党领导人斯特拉赫和海德尔相互蔑视,因此,极右翼联合政府组阁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奥地利是希特勒的故乡,犹太人曾经被迫用牙刷清洗维也纳的街道,随后遭到驱逐和杀戮。因此,这一选举结果令人担忧。然而,担忧程度有多大呢?

    这29%的得票率要超过欧洲其他国家民粹主义极右翼政党在其好年景中所获票数15%。自由党领导人斯特拉赫想要让政府建立一个新部门来管理遣返移民。穆斯林遭到公开的贬低。海德尔曾经称赞希特勒第三帝国的就业措施。新的右翼人物将会不可避免地带回纳粹突击队和种族法律的记忆。

    但是,把奥地利右翼的崛起看成是纳粹主义的复苏是错误的。两党没有一个主张暴力,即便它们的某些严辞或许会引发联想。极右翼的选民们也许是受到担忧和仇恨、而非意识形态的鼓动而投票。许多欧洲国家都感受到了这些担忧和仇恨,包括荷兰以及丹麦等没有纳粹传统的国家。

    在丹麦,极右翼的丹麦人民党拥有25个议会席位,是丹麦的第三大政党。荷兰的民粹主义者如威尔德斯受到所谓“伊斯兰化”偏执恐惧的驱使,给传统政治精英、也就是自由党、社民党和基民党施加了巨大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