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法特瓦在线

"斩首在线","法特瓦在线" [1] :你可以从无数的英特网网站进入伊斯兰激进分子的地下世界。这些拥有尖端技术的狂热分子能够拥有广泛的受众。但这些受众的存在是因为遍布各地,为数众多的年轻穆斯林的强烈不满和愤怒。因特网将被疏远和被激怒的人们集结为一个世界性的社区。

西方认为这种愤怒是文明冲突的表现:"我们"和"他们"之间的冲突就意味着只有一方能够胜出。但年轻穆斯林的愤怒首先来自于对他们腐败的领导者的痛恨。这些统治者被美国御用的现实也让他们深恶痛绝。换言之,这种痛恨植根于具体的原因而不是什么狂热的、缺乏理智和反民主的思想。这种思想的拥护者要么被其洗脑,要么为其献身。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问题发端于穆斯林社会的上层而不是其愤懑不平的底层。大多数的穆斯林统治者都没有能够满足其人民的需求。同时,在穆斯林世界的大多数国家,独裁政权总是试图控制和宣扬排他性的伊斯兰教条。

多年以来,这些政权-不论是伊朗的什叶派还是沙特阿拉伯的瓦哈比派-成功地压制了多元化和个性。然而,随着公众日渐认识到其政权在政治上的不合理,其伊斯兰教的模式也被质疑。因此,失望而不满的穆斯林开始寻求一种符合他们期望的伊斯兰教。

对于许多吸引这些叛逆的人们的网站来说,当今的穆斯林"乌马"(umma,即世界伊斯兰社会)没有中央集权为它们的存在和发展提供了方便。尽管独裁政权对一切与普遍教条不一致的伊斯兰教倾向进行侮辱、贬低和非法化,但也未能消除多元化,而只是迫使其转入地下。现代科技给予了这个地下世界发言和交流的机会。

面对压制,网上伊斯兰教的话语似乎显示出真正的权威。而在传统上,伊斯兰教一直是多元化和包容性的。哈里发阿里(Ali Ibn Abi Talib) 曾说过:"我们的力量源自我们的分歧。"一千多年以来,在麦加的传统统治者,先知穆罕默德的哈桑王室后裔的统治下,所有教派都在大清真寺里进行辩论并交流心得。

的确,在沙特/瓦哈比于1932年掌权以前,麦加一直是世界性和开放性的。逊尼派教条的信徒和什叶派、Zaydis派、 Ismaelis派和那些不同血统和种族的信徒-印度人、中亚人、波斯人、摩洛哥人、非洲人和土耳其人-都承认彼此的不同但又都能够认同一个根源,《古兰经》。

但瓦哈比教派却试图盗用麦加发展他们自己的伊斯兰教义并输出其排他性的教条。他们一度是成功的。但现在,我们却见证了瓦哈比教派垄断伊斯兰的企图的失败。由瓦哈比最高级别的神职人员宾巴兹(Bin Baz)所颁布的法特瓦(一个臭名昭著的例子是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以前宣称地球是平的)失去权威性和可信性就不足为奇了。无知加上该政权更广泛的腐败和虚伪使得这些宗教裁决成为一纸空文。

随之而来的则是激进而愤怒的人对伊斯兰教的劫持。这些人在瓦哈比教条的浸淫下成长但又对所继承的世界极度失望。仿效宾巴兹而颁布的法特瓦几乎总包含着可怕的偏狭和恶意,并总是显得倒退和反现代的。它们不仅与西方冲突,还与穆斯林天文学家、数学家、物理学家、哲学家和诗人辈出的伊斯兰黄金时代相冲突。虽然因特网似乎使伊斯兰教的多元化得以复苏,但当今的在线法特瓦是不容辩驳的命令而不是对新的创造力的呼唤。

林林总总的网站正力争成为让虔诚的穆斯林顶礼膜拜的新麦加。最极端的网站鼓吹"基地"组织及其追随者的理念,包括对一个即将以自杀式炸弹方式殉道的青年男子的热烈庆贺。另一些网站,暴力倾向较轻,但却将罪的范围扩大到学习英语、科学和让女性在没有男性监护人在场的情况下使用因特网。

在线法特瓦所包含的仇恨不仅针对西方,也针对着其他的穆斯林。例如瓦哈比教派的教士们就号召针对什叶派"异教徒"的圣战,并许诺加入圣战者能进入天堂。大多数的法特瓦所包含的暴力性会很快被沙特当局斥为中世纪的产物。但事实上,这些狂热分子是一种现代的现象,是穆斯林世界失败的政治体制的产物。它清楚地提醒穆斯林世界为长期的压迫所付出的代价。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被压迫的人非但没有消失,反而以怪异的形式鬼魅般地从地下重返世界。不论他们国家的统治者如何尽力地与他们划清界限,也不可避免地自食其果。全球化和技术给予了叛逆者新的家园从而使他们能够以自己的方式宣扬伊斯兰教。在网络世界,没有任何的权威能够压制或满足他们。

马依 亚马尼是一位作家兼皇家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