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告别革命了?

“ 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完蛋了,不管它们还有多少人员和武器。” 鉴于其在拉丁美洲左翼革命武装力量问题上无能人能比的洞察力,前萨尔瓦多游击队领导人霍亚金·维拉洛布思(Joaquín Villalobos)关于哥伦比亚缉毒游击战的珍贵结论值得人们思考。同样,委内瑞拉总统雨果·查韦斯的意识形态导师海因兹·迪特里奇,几乎含泪地承认“查韦斯关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讲话(号召它抛弃武装斗争并释放人质)相当于是向华盛顿的半球野心无条件的投降”,也是如此。

不管这些判断最终看起来多么草率,但是它确实显示了该地区历史最长的也是最后的政治军事组织似乎终于濒于失败。在由美国提供经费的哥伦比亚计划以及良好运气——例如在三个月前袭击位于厄瓜多尔的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营地时发现的成千的证明其有罪的电脑文件——的帮助下,哥伦比亚总统阿尔瓦罗·乌里韦的“民主安全”策略看起来有了回报,

如果接下来几个月的情形证实了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灭亡,拉丁美洲将最终摆脱其在过去半个世纪里的一个主要灾难。至少从1956年12月开始,当菲得尔和劳尔·卡斯特罗以及一个年青的阿根廷医生——后来闻名于世的切·格瓦拉,从墨西哥的图斯潘港出发航行到古巴并开始书写一段历史后,该地区已经见证了无数的小规模左翼革命团体试图通过武装起义来取得政权事例。它们都引用19世纪和20世纪初期的英雄先例以及强调在右翼的残暴独裁统治下——例如巴蒂斯塔在古巴的独裁统治,索摩查在尼加拉瓜的独裁统治,以及军事寡头联合体在危地马拉、萨尔瓦多、玻利维亚、阿根廷、秘鲁、乌拉圭和其他地方-包括哥伦比亚的独裁统治,不可能用其他方式取得政权。

在许多情形中,他们的观点是对的:不借助枪支和子弹,他们国家的都不会发生任何改变。他们只取得了三个成功:1959年在古巴革命成功;1979年在尼加拉瓜革命成功;以及到1992年止在萨尔瓦多,他们和美国以及当地军队战争打成僵局的状态,给这个国家带来了和平和繁荣发展。在其他所有地方,不管是什么原因-被误导的策略,战术错误,不正确的理论,美国的干涉等等-他们面对的只有失败,镇压和无果而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