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eller32_Jon CherryGetty Images_riot Jon CherryGetty Images

极右翼的新旧仇女战争

普林斯顿—上个月气氛肃杀的十周年纪念日没有悄无声息地过去。 7 月 22 日,世界各地的评论员恰如其分地纪念了一名挪威极右翼恐怖分子的 77 名遇害者。这名恐怖分子在奥斯陆市中心的总理办公室外引爆了一枚炸弹,然后屠杀了在于特岛(Utøya)参加工党夏令营的青少年。

大多数分析旨在通过肇事者“紧密相关的反穆斯林和反社会民主情绪”来理解恐怖。 有人对他没有激发更多模仿者表示宽慰,也有人利用这个机会指责“新自由主义”和其他单一因果抽象。 而杀手身上显而易见的厌女倾向则引人注目地无人提及。

全球极右翼重新崛起已有十年多,但我们始终低估了性别作为极端分子与日益甘愿与他们合作的主流保守派之间的桥梁——尤其是捍卫父权制——的重要性。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Po03Wbb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