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自由移民的失败

伦敦—法国国庆日,一位突尼斯裔法国人对尼斯庆祝人群发动了可怕的袭击,造成84人死亡,数百人受伤,该事件将极大地提振国民阵线领导人马琳·勒庞在明年春季总统大选中的支持度。凶手Mohamed Lahouaiej Bouhlel是否与极端伊斯兰教有关联并不重要。放眼西方世界,人身、经济和文化不安定构成了一个危险的组合,并在助长反移民情绪和政治,而与此同时,伊斯兰新月地带后殖民地时代国家的分崩离析正在制造二战结束以来所未见的大规模难民问题

在过去30年中,自由民主社会的一个关键基本特征是对新来者的开放性。只有顽固不化的人才看不见移民对东道国和移民本身的好处;因此,政治领导层的任务是将这样的观点排除在主流叙事之外,并为融合和吸收提供便利。不幸的是,大部分西方精英没有意识到成功的条件。

民族的迁徙是人类历史的永恒特征,但只有当迁徙目的地为不太适合居住或尚需发展的领地时,才会相对和平。一个经典的例子是十九世纪欧洲向新世界移民。1840年至1914年期间,5,500万人离开欧洲来到美洲——就人口比例而言,比二战以来移民规模庞大得多。几乎所有这些移民都是经济移民,因为饥荒和农业萧条而背井离乡,受到免费的土地和更好的生活的感召来到新世界。

随着世界的工业化和人类足迹的遍布,移民从发达地区向发展中地区的流向发生了逆转。贫困和饥荒仍然在驱使移民离开穷国;但是,如今,移民的动力不再是免费的土地,而是发达国家更好的工作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