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ERIE GACHE/AFP/Getty Images

希腊的致命火灾背后

雅典——上周一,阿提卡遭遇了圣经级别的灾难。清晨我在雅典机场目睹了灾难的景象,当天我到那里为前往澳大利亚的女儿送行。一股木材燃烧般的浓烈味道让我抬头望向天空,天空中悬挂着一轮暗淡的黄白色太阳,而我身边则环绕着如日蚀般黑暗的白昼,这样的景象只有直冲云霄的浓烟才有可能造成。

傍晚时分,相关消息开始大量涌入。我们在东阿提卡州的许多朋友和亲属的房屋被毁。肆虐的森林大火向人口稠密的海岸线蔓延,将马蒂和拉斐那的居民同雅典隔开,迫使那里的居民向海边逃命。

我起初了解伤亡状况时,别人在向我讲述我所在的政治运动DiEM25活动人士所处的困境。火焰吞噬了他们在马蒂的住宅,街道上的其他房屋均未能幸免;但至少他们逃脱了性命。但也仅仅是将将逃生。他们隔壁的邻居丧生,当第二天早晨发现尸体时,他们蜷缩在一起,他们年仅三岁的女儿令人心碎地被拥抱在当中。

不幸的消息继续涌入。一个朋友和她丈夫的房子被烧成了碎片,人也被报告失踪。我的一个堂兄弟家住在海边的悬崖上,在房子被大火夷为平地时不得不跳入悬崖下70米的礁石密布的水中;幸运的是,渔民救了他的性命。但另外26个人虽然也几乎到达了同一条海岸线,但却死于烟雾和火焰而未能跳入水中。就在我写这篇文章时,官方统计已有81人死亡,而失踪人数尚无法确定。语言无法形容我现在的心情。

这场灾难为什么会发生?干燥的冬天制造了大量干燥的森林和灌木,而当有一天温度高达摄氏39度(华氏102度)而风速高达每小时130公里(80英里)时,大火开始熊熊燃烧。但在我们这个黑色的星期一,天气再加上希腊政府和社会的长期失败将一场野火变成了致命的地狱。

希腊战后的经济模式依赖于无所不在的无计划房地产开发(包括峡谷和松树林)。这导致我们像所有发展中国家一样,在夏天很容易爆发致命的森林大火,而在冬季则很容易出现山洪暴发(就在去年冬天, 20人死于自己修建在古河道上的房屋中)。

Subscribe now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full access to the Big Picture, unlimited archive access, and our annual Year Ahead magazine.

Learn More

由于希腊政府永远缺少准备,这样的集体失败自然得到了帮助和怂恿:例如政府未能在冬季和春季清理田地和森林中逐渐积累的可燃物,也未能对居民的紧急逃生线路进行规划和维护。而后还有寡头政治的常见罪行,比如为了私有化海滩而将海边别墅周围的海岸线非法封闭住。和我谈过话的目击者表示富人修建的海边铁丝网导致很多人伤亡惨重。

最后,人类的集体罪行也同样重要。这场灾难恰恰表现出快速的气候变化导致惩罚人类弱点的自然现象越来越难以应付。

就像每次森林大火肆虐希腊时一样,政府暗示存在纵火嫌疑。虽然我不能排除犯罪的可能性,但这样的理由并不令人信服。希腊政府一直更愿意把责任推给奸商、纵火犯、恐怖分子甚至外国特工。由于这种煽动性主张在新闻中占据主导地位,因此官员们不必承认他们缺乏准备,且未能采纳和执行恰当的法律和安全法规。

紧缩和希腊正在经历的大萧条在应对措施的无效性方面发挥了什么作用?消防部门、公民保护机构、救护服务和医院人手均严重不足。尽管哪怕我们有三倍数量的消防人员及灭火飞机也无法阻止火灾的发生,但很难指望一个公共服务连续十年不断缩减的国家,它的社团和士气能为迎接因气候变化而进一步恶化的灾难做好准备。

记者问我欧盟是否在提供帮助。事实是我们在加入欧盟和将德拉克马换成欧元前后都曾发生过破坏性火灾。欧盟在协助我们对抗火灾方面没有发挥任何作用。这项任务不在欧盟的职权范围之内,我们也无法要求欧盟为火灾或希腊社会长达70年对自然环境的破坏承担责任。但毫无疑问,过去十年来希腊官方债权的三驾马车——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直在积极剥夺希腊政府在这种情况下所必须具备的资源和能力。

因此,(同一位记者)问我这难道不是雅典奋力反抗并要求结束威胁希腊生存的紧缩和削减开支的最佳时刻?当然是!每时每刻都是对抗三驾马车的好机会,他们给希腊套上愚蠢紧缩及反人类社会政策的硬约束,正是这些政策在希腊造成了永久性的人道主义危机。

过去十年来,欧盟体制所造成的悲剧比任何洪水或山火杀死的人都要多。2011年来已经有超过2万人自杀 ,而希腊工作年龄人口的1/10因为欧盟强加给希腊的经济萧条而移居海外。

我预测布鲁塞尔将为我们的火灾受害者流下鳄鱼眼泪,而希腊政府也会做出同样虚伪的姿态。但我并不认为仅仅因为近一百人在一天内丧生,就会逆转强加给希腊的有组织的反人类行为。除非并且直到欧洲各地进步人士组织起来承担起地方责任,并联合起来在欧盟层面施加压力,否则什么改变都不会发生。但自以为是的反人类政治势力会进一步强化,比方说希腊的金色黎明、意大利的北方联盟党、德国的基督教社会联盟和另类选择党、塞巴斯蒂安·库尔兹的奥地利政府以及波兰-匈牙利的非自由联盟。在这样的背景下,希腊的森林大火是对我们作为欧洲人集体责任的悲剧性提醒。

http://prosyn.org/cD9FNnL/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