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第二核时代

纽黑文—12月中旬,朝鲜发射了远程导弹,此举引起了全球的谴责,这些无关痛痒的谴责闭着眼睛都能想到,显得颇为滑稽。但朝鲜的发射动作凸显了已不可再坐视不理的大现实:世界进入了第二个核时代。原子弹在后冷战时代卷土重来了。若要处理好这一局面,就必须更好地理解大图景。

第二核时代的轮廓仍在形成之中。但未来几年将充满危险,因为随着规则和红线的定义,新情况本身就制造着危险。在第一核时代中,整个过程历时十年之久,这一回也不会不同。

在中东、南亚和东亚,旧对手们正在开展核竞赛。这已经改变了中东的军事格局。以色列的部分核武器正在向大海移动,常规动力潜艇装载着原子弹头,以防止它们成为突然袭击的目标。以色列还部署了新一代卫星系统,以提供其他国家准备进行导弹打击的先期预警。如果伊朗机动导弹出现动静,以色列希望马上能够知晓。

于是,阿拉伯-以色列和平的就问题有了新背景——伊朗核威胁。这两个问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以色列如何在同时面对伊朗核打击威胁的情况下应对加沙、黎巴嫩或埃及的火箭袭击?如果伊朗的威胁达到了疏散城市,或将导弹对准自己的城市以确保任何对它们的打击都能形成大规模附带伤害,美国和以色列会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