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直面大自然的愤怒

巴基斯坦地震是去年一系列令人震惊的自然灾害的延续:印度洋海啸、尼日尔和其它非洲国家的严重干旱、飓风卡特里娜和飓风丽塔、中美洲泥石流和葡萄牙森林大火。

这些事件彼此并不相关,而且人类在自然灾害面前的脆弱古已有之。但它们之间也具备一些共性,而且向全人类发出了警告:我们还没有为迎接大规模自然灾害做好准备,但大规模自然灾害却肯定会日渐频繁。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大规模人口增长使很多人面临新的灭顶之灾。目前地球上共有65亿人口,比50年前增长了近40亿。根据目前的增长趋势,联合国预测2050年世界人口将最终增长到约91亿。

随着人口的增长,成百上千亿人被挤进了地球最危险的角落¾紧靠受到飓风和海平面升高威胁的海岸线,易发泥石流和地震的山区,或者受干旱、饥荒和疾病困扰的缺水之地。一般来讲,贫困人口中最贫困的被挤到最危险的地区生活和工作¾并在自然灾害降临时被无情地吞噬。

很多重要灾害发生得越来越频繁、也越来越剧烈,气候变化解释了其中的部分原因。人为的全球变暖造成海面温度升高,使飓风的数量和破坏力都大大加强。今后的几十年地球肯定会进一步变暖,随之而来的是更频繁、更剧烈的火灾、泥石流、热浪、干旱和破坏力更强的飓风。

与此相似,艾滋病、非典和禽流感等新的传染性疾病在人类的视野中不断孳生蔓延。随着人类涌入以前从未涉足的角落,与新的动物栖息地产生接触,新的传染性疾病也就从动物传播到了人的身上。艾滋病和禽流感都是如此。其它传染病也可能出现、或者变得更加严重(就像今年登革热在亚洲的流行),这是气候改变和人类接触动物栖息地所带来的严重后果。

这些灾难的另一个共同之处是人类缺乏准备的程度令人震惊,特别是如何去帮助社会的贫困成员。卡特里娜飓风袭击美国后,我们才发现布什总统任用亲信而非专家来担任紧急灾难处理署的署长,而救灾所需的设备和人员更远在地球另一端的伊拉克。

与此相似,巴基斯坦对不久前地震灾害的援救能力也严重不足,和美国一样,这部分由于巴基斯坦的军事领域占用了过多的资金,而公共卫生和灾难应急方面费用却严重不足。国际救援机构的资金和资源也面临着严重的短缺。

政府理应采取一些基本的步骤。首先,他们应该认真评估本国面临着哪些特定的危险,包括传染病、气候变化、极端天气灾害和地震等所造成的威胁。这样的评估需要建立并保持高层次、高质量的科学顾问体系。举例来讲,如果布什总统在人为气候变化领域能更多地采纳科学家而不是政治说客的意见,美国乃至世界各国的安全都会大大地加强。

越来越多的专门机构能够完成这方面的工作。我所管理的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所不久前与世界银行合作,完成了对几种自然灾害的全球评估,其中包括干旱、地震和水灾。评估人员采用了先进的统计和测绘方法,确定了上述威胁在全球的分布状况。地球研究所的另外一些同事和其它类似机构的科研人员正在认真地研究全球气候、人口、国际旅行及人类居住模式的变化对这些危险因素造成了哪些影响。

但上述科学信息却并未得到政治领导人的充分利用,其主要原因是科学界、政界和公众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认识差异。一般公众大都并不了解我们所掌握的有关危险因素的科学知识,也并不清楚如果我们未雨绸缪,就可以减少危险状况的发生。

而一般来讲,政治家们是赢取选票或组织联盟的行家里手,但在理解气候、能源、疾病和��品生产等影响全球居民的潜在进程方面却并不擅长。即便研究公共卫生、气候、地震和其它不同学科的科学家之间也缺乏充分的沟通,尽管今天的自然威胁时常会跨越不同的科学领域。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要想克服我们所面临的困难,就必须弥合政治家和科学家之间和科学家内部的鸿沟。今年一年大自然都在提醒我们不这么做会带来哪些严重的后果。

坏消息是随着地球变得日益拥挤,人为变化也变得日益频繁,未来几年内威胁肯定会进一步加剧。好消息是我们掌握的应对危险状况的科技比任何时候都完备。我们能够建设更加安全的未来,但前提是我们要真正应用科学知识和技术,为人类的共同利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