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CEO Mark Zuckerberg testifies before the House Energy and Commerce Committee Yasin Ozturk/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脸书和在线私隐的未来

发自纽约——脸书(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Chris Hughes)最近指出,公众对脸书的监督“早就该实施了”,宣称“令人我感到震惊的是,他们之前竟然无需回答更多关于正方面的这些问题。”信息技术领域(尤其是在欧洲)的许多领导者多年来一直在警告脸书(和其他门户网站)的滥用行为。而如今我们也急需他们的见解和现实建议。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脸书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在美国参议院所做的证词根本没能增强公众对那些买卖用户个人数据企业的信心。当伊利诺伊州参议员理查德·德宾(Richard Durbin)询问扎克伯格是否乐意分享他的酒店名称以及本周跟他在网聊过的用户名时——这些正是脸书所追踪和使用的数据。扎克伯格回答说他不愿意提供这些信息。“我想说的就是这一点,”德宾说,“就是你对你隐私的权利。”

脸书的批评者们多年来都在强调这一点。欧洲顶级IT专家斯蒂芬努·昆塔莱利(Stefano Quintarelli)是网上隐私的主要倡导者之一(直到最近还是意大利议会的一名成员),他长期以来都是脸书滥用其市场地位和在线个人数据的预言者和批评者。他一直主张一个重大的理念:我们每个人都应该紧握对自身在线个人资料的控制权,而且这些资料可以在门户网站之间随时转移。如果我们决定弃用脸书,就应当能在转投其竞争对手的同时不至于丢失那些继续留在脸书者的联系。

在昆塔莱利看来,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对脸书数据的滥用是脸书不负责任商业模式的必然后果。脸书现在也已经承认剑桥分析公司并不是唯一一个从脸书提取个人资料的机构。

昆塔莱利在与我的私人交流中表示,在历经六年的准备和辩论后,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将于5月25日生效,并“可以在某些方面起到指导作用。”他指出在该条例下一些不合规的组织机构可能面临相当于其收入4%的巨额罚款。如果条例能早一点就位,为了避免这类罚款,脸书会在意识到数据泄露后立即通报当局,而且肯定是在上次美国总统大选之前。”

昆塔莱利强调“有效的竞争是增强和保护数字领域生物多样性的有力工具。”而条例在此也应该有所帮助,因为它“引入了个人资料可转移性的概念,用户可以自身个人信息从一个服务提供商转移到另一个,就像我们将电话信息——手机号码——从一个电信运营商转移到另一个那样。“

他继续指出:“这种形式的个人资料数据所有权当然是不够的。”而同样重要的是“互连:那些接收我们个人资料的运营商应该与上一个运营商互连,这样我们就不会与自己的在线好友失去联系。而得益于Web发明者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所开发的IPFS和Solid等技术,今天我们有可能做到这一点。”

维也纳经济大学教授兼该校管理信息系统研究所主任莎拉·斯皮尔克曼(Sarah Spiekermann)则是另一位宣扬网上隐私保护,号召大家警惕脸书滥用行为的先行者。作为一名研究以精准广告营销,政治宣传,公共和私人监控或其他邪恶目的而贩卖人们在线身份行为的全球权威,斯皮尔克曼强调要对“个人数据市场”予以打击。

 “自从2011年世界经济论坛开始将个人数据作为一种新资产类别进行讨论以来,”她告诉我说,“个人数据市场因个人数据可能成为数字经济——以及政治——的‘新金矿’这一理念而蓬勃发展.”因此“如今有超过一千家公司参与了这一数字信息价值链,该链条可以从任何在线活动中收集数据,只要那些在线或移动用户一连上网,它们就可以在大约36秒内向这些人发送有针对性的内容。”而“收集和使用我们的数据用于任何可能想到的目的也不仅仅是脸书、谷歌,苹果或亚马逊,”斯皮尔克曼指出,“那些‘数据管理平台’,例如由Acxiom或甲骨文BlueKai运营的平台,就拥有数亿用户的每人几千条个人属性和社会心理档案。”

虽然斯皮尔克曼认为“当前这种个人数据市场及其数据使用形式应当被禁止”,但她认为《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对于全球各地的企业来说是都是其反思自身个人数据共享实践的良好动力”。她还指出“一个致力于保护隐私的富饶在线服务生态系统正在启动和运行”。一项由维也纳经济大学研究生进行的研究“对那些顶级在线服务商(如谷歌,脸书或苹果)的数据收集行为进行了评估,并将之与其他注重隐私的新竞争对手做了比较。”她指出“这项研究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在现场切换服务。”

脸书的巨大游说力量迄今为止将昆塔莱利,斯皮尔克曼及其同仁的大部分操作理念挡在了门外。然而最近的丑闻也已经让公众看清了这种不作为对民主本身造成的威胁。

欧盟已率先对此做出了回应,一方面推出了新的隐私标准,一方面建议对脸书和其他在线个人数据贩子征税。但还有很多必要和可行的事要做。而昆塔莱利,斯皮尔克曼和其他在线道德规范的倡导者们已经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透明,公平,民主和尊重个人权利的实用路径。

http://prosyn.org/wMxwq7n/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