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让盲目的以色列重获视野

发自巴黎——如今在以巴问题上即便想找到一丝微漠的希望都非常困难,甚至近乎绝望。大多数以色列人如今都不相信和平决议能在自己这代人实现。而在巴勒斯坦人看来,正是目前的政治僵局以及持续的以色列占领导致了极端主义的产生:如果自己连“一点东西”都得不到,那就干脆豁出去了。

此外如今许多巴勒斯坦人都相信不管自身有何不足之处,时间都在自己这边。为了反抗以色列定居者或警察的所作所为,即便最温和的巴勒斯坦人都拒绝接受以色列左翼的人道主义援助。双方阵营温和派之间的政治对话几乎为零,而私人联系也微乎其微。在耶路撒冷街头,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看上去仿佛刻意都装着看不见对方。

此外,随着以色列日益发展成为一个成功的发达国家,它的犹太裔公民似乎都倾向于忽视其他阿拉伯裔公民,正如其他地方的富人无视身边的穷人那样。但与那些还有阶级流动希望的新兴和发达国家穷人不同,以色列的阿拉伯裔公民就是二等公民——虽然他们的生活水平比该地区的大多数阿拉伯人都要高。但正如《圣经》申命记所说:“人可不是单靠面包活着的。”

这种互不信任的相互无视现象在以色列国内普遍存在。或者说除了医院之外其他地方都无法摆脱这一现实。而笔者之所以有此判断是因为到达以色列后突患眼疾,只好在隐加林(Ein Kerem)的哈达萨医院眼科部呆了7个小时——该院是耶路撒冷进行医学治疗,教学和研究的主要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