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ocial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offices in Denver Craig F. Walker / The Denver Post/Getty Images

爆发式扩张的美国预算赤字

发自剑桥——美国拥有一个规模庞大且迅速扩大的预算赤字。根据现行法律,联邦政府今年必须借款8000亿美元,而这个数字还会在2028年翻一番,达到1.6万亿美元。在此期间,赤字相对GDP的比例将从4%上升到5.1%。在这些年度赤字之下,联邦政府的债务规模将从现今的16万亿美元增加到2028年的28万亿美元。

联邦政府债务总额相对GDP的比例则从十年前的不到40%上涨到了如今的78%,而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该比例将在2028年上升到96%。由于美国政府的大部分债务都在外国投资者手里,这个预测意味着他们将在未来十年内吸收超过6万亿美元的美国债券。美国债务的长期利率将不得不大幅上涨以诱使国内外投资者出手购买。

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根据国会预算办公室的测算,就算去年的税收立法未获通过,2028年的负债比率仍将达到GDP的93%。因此债务爆发肯定有其他方面的原因。

未来十年赤字增长的主要推动因素是不断提升的中产阶级老年人福利成本。更具体地说,社会保障退休福利支出将从GDP的4.9%上升到6%。政府在老年保健医疗制度(Medicare)——跟社会保障制度(Social Security)一样,根本没有进行受助者收入状况调查——上为高龄民众提供的医疗保健支出将从GDP的3.5%上升到5.1%。所以这两个项目合共会将使年度赤字增加2.7%。

其实官方预计的年度赤字增长本来会更加难看,但由于去年制定的个人所得税削减政策将在2025年后失效,所以还能2028年赤字相对GDP的比例降低1%。官方赤字预测也认为,最近颁布的国防和非国防全权预算支出项目支出只能起到短期提振作用。国防支出预计将从当前相当于GDP的3.1%下降到2028年的2.6%,而非国防全权预算支出的占比将从3.3%下降到2.8%。但这些减少赤字的变化其实不太可能发生,导致2028年的赤字规模相当于GDP的7.1%——比官方预测还要高出两个百分点。

如果允许在2028年出现相当于GDP7.1%的赤字规模并一路延续下去,那么债务相对GDP的比率将达到150%以上,从而使美国的负债比率与意大利、希腊和葡萄牙相当。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债券将不再是一种安全资产,投资者会要求风险溢价。因此政府债务利率将大幅走高,进一步增加年度赤字。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由于金融市场看的是未来,它们已经在着手提高美国长期债券的实际(排除通胀因素后)利率了。十年期美国国债的实际利率(基于美国财政部的抗通胀债券)已经从2016年的零涨到了一年前的0.4%,再到如今的0.8%。由于年通货膨胀率维持在2%左右,实际利率的上升将十年期国债的名义收益率推高至3%。展望未来,债务比率上升,短期利率上升以及通货膨胀的进一步上涨这三者的综合作用会将十年期债券的名义收益率推高到4%以上。

那么如何能减少联邦政府的赤字并阻止债务比率的攀升?从推动赤字扩大的某些力量中可以看出,减缓社会保障和老年医疗保险支出的增长必须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这两者预计未来十年年间合共会让年度赤字相对GDP的比例上升2.7%,是官方预计的年度赤字/GDP比率的两倍多。

减缓社会保障成本的最佳方式是提高获取全额福利的年龄门槛。早在1983年国会两党就已经达成一致意见,认为这个门槛应该从65岁逐渐提高到67岁,使社会保障的长期成本降低约1.2%。自1983年以来65岁左右人口的平均预期寿命增加了约三年。如果将未来全额福利年龄从67岁提高到70岁,则会使社会保障制度的长期成本相对GDP的比率降低约2%。

虽然在这个时候减缓社会保障制度和老年保健医疗制度的支出增长并不是一个政治上可行的选择。但随着赤字增加和利率上升,公众和国会可能会重新采用这种久经考验的手段。

http://prosyn.org/F32uXEX/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