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sachs315_Pablo Rojas Madariaga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_chileprotestmanbulletface Pablo Rojas Madariaga/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叛乱为什么会在富裕城市发生

纽约—今年,抗议活动和骚乱在全世界三座比较富裕的城市爆发。自2018年11月法国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上调燃油税后不久,巴黎就一直面临着抗议和骚乱的浪潮。自今年3月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提出一项法律允许引渡人贩到中国大陆以来,香港就一直处在动荡之中。而本月,圣地亚哥也爆发了骚乱,因为塞巴斯蒂安·皮涅拉总统下令提高地铁价格。每起抗议均有其独特的地方因素,但综合起来,它们向世人表明,当不公平感与普遍认为的低社会流动性结合在一起时会发生什么。

按照传统的人均GDP衡量标准,这三座城市均为经济成功的典范。香港的人均收入约为4万美元,巴黎超过6万美元,拉美最富裕的城市之一圣地亚哥则约为18,000美元。在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19年全球竞争力报告中,香港位列第三,法国位列第十五,而智利则位列第33(在拉丁美洲的排名遥遥领先)。

但尽管按照传统标准这些国家相当富裕并具有竞争力,但其民众对生活的关键领域却感到不满。 2019年世界幸福报告显示,香港、法国和智利的民众感觉他们的生活在某些重要领域停滞不前。

每年,盖洛普民意测验都会询问全世界的民众,“你们对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自由是否感到满意?”尽管香港在人均GDP上位列全球第九,但在公众选择生活道路的个人自由方面却仅排名第66位,比人均GDP的排名要低得多。同样的差异在法国(人均GDP排名第25位,但选择自由仅排名第69位)和智利(上述两项指标排名分别是第48位和第98位)也明显存在着。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 传统基金会西蒙·弗雷泽大学均认为香港经济自由位列全球之首,但香港居民在生活选择自由方面却是感到绝望的。在这三个国家,没有出生在富裕家庭的年轻人对找到负担得起的住房和体面工作的机会备感绝望。在香港,房价相对于平均工资的水平为世界最高。智利则是经合组织(高收入国家俱乐部)内部收入不平等最严重的国家。在法国,精英家庭的子女在生活道路的选择上是拥有巨大优势的。

因为房价居高不下,绝大多数人被赶出中央商务区,往往依靠私人轿车或公共交通来满足上下班需求。因此,不少公众可能对交通价格的变化尤为敏感,这一点已经被巴黎和圣地亚哥爆发的抗议活动所证实了。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香港、法国和智利并不是唯一面对社会流动性危机和不平等所引发不满的国家。美国正出现自杀率飙升和大规模枪击事件等其他社会困境现象,目前的不平等前所未有,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度也呈现崩溃式下降。如果我们继续以习以为常的方式来处理政治和经济,美国将肯定会看到更多的社会爆炸。

我们必须从这三起最新案例中汲取某些教训,才能避免出现这样的结果。三个政府均被抗议活动蒙蔽了双眼。因为无法把握公众情绪,他们未能料到一次看似无关紧要的政策行动(香港的引渡法、法国的增收燃油税以及智利提高地铁价格)会引发一起大规模的社会爆炸。

或许最重要,也最不出人意料的是,公众真实情绪完全不是传统经济幸福感指标可以衡量的。人均GDP衡量经济体的平均收入,但却完全无法反映分配、人们对公平或不公平的认知、公众的财务脆弱感或严重影响总体生活质量的其他条件(如对政府信任与否)。而像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指数、传统基金会经济自由指数、西蒙·弗雷泽大学经济自由指数等排名对公众的主观公平感、生活选择自由、政府信任感和对其他公民信任感的反映也是远远不够的。

要想了解公众情绪,就必须直接询问公众他们对生活的满意度、个人自由感、对政府及同胞的信任以及严重影响生活质量和社会动荡前景的社会生活其他方面的看法。盖洛普的年度幸福调查恰恰采用了这种方法,我和我的同事每年都会在世界幸福报告中引用盖洛普的调查结果。

2015年,世界各国政府通过的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反应了可持续发展理念,具体而言,就是要超越GDP增长和人均收入等传统指标,转而采用更为丰富的全套衡量标准,包括社会公平度、信任和环境可持续与否。例如,可持续发展目标不仅特别关注收入不平等(可持续发展目标第10条),还特别关注涉及面更广的影响幸福的举措(可持续发展目标第3条)。

所有社会都必须为民众把脉,对社会不幸福和不信任的根源引起足够的关注。没有公平和环境可持续性的经济增长只会带来混乱,而不会带来幸福。我们需要大力提升公众服务、加大从富人到穷人的收入再分配、以及通过更多公共投资来实现环境的可持续度。即使终止燃油补贴或提高地铁价格以弥补成本等看似理性的政策选择同样会引发大规模动荡,只要这些政策是在低社会信任度、不平等现象严重和不公平感普遍存在的前提下实施的。

https://prosyn.org/UVzgVjj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