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脱离国际公正

不久前,我出席了贝尔格莱德举行的会议,题目是“面对前南斯拉夫的过去。”尽管欧洲其它后共产主义国家早在10年前就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但20世纪90年代的巴尔干战争却让犯罪者和牺牲者都陷在正义迟迟得不到伸张的时空怪圈之中。

随着与会者走进贝尔格莱德的Hyatt酒店,一群抗议者高举写着“释放米洛舍维奇”的标语正等待着他们,抗议者中绝大多数都是中老年人。在媒体记者和保安人员的一阵混乱中,他们拦住了海牙国际刑事法庭负责前南问题的首席检察官迪旁蒂(Carla Del Ponte)。迪旁蒂曾向塞尔维亚政府施加压力,迫使他们在拉多万•卡拉季奇和拉特科·姆拉迪奇的审判中合作,正是这两个人下令执行并监督了1995年发生在斯雷布雷尼察的屠杀7000名穆斯林成年男子和男孩的暴行。

抗议者还是代表了一些塞族人的观点。尽管前南国际刑庭成立已达10年之久,但有关战争罪行的争论还是非常激烈,就连波斯尼亚、克罗地亚和科索沃究竟发生了哪些基本事实都未能达成一致。塞尔维亚总理(当时任总统)伊斯拉夫·科什图尼察2001年成立真相委员会的企图从一开始就被指控为缺乏公正,成立起来的真相委员会也不到一年就遭到解散的厄运。

前南国际刑事法庭也同样困难重重。的确,米洛舍维奇以战争罪、反人道主义罪和种族灭绝罪在海牙接受审判。但海牙法庭和二次大战后纽伦堡法庭之间的对比正在日渐消失:由于审判迁延日久,观察家们怀疑为什么用了那么长时间来确立战争责任。毕竟在纽伦堡,第三帝国最高统帅们的审判和定罪只用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