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eichengreen135_Sean GallupGetty Images_lagardemerkel Sean Gallup/Getty Images

欧洲所需的政策辩论

萨斯卡通—当前,欧元区陷入了困境。尽管欧洲央行(ECB)采取了一系列货币刺激措施,但通胀率仍滞于目标水平之下。当利率处于或趋近于零时,传统的货币政策、甚至是量化宽松政策,显然效力有限。

此外,对货币政策持怀疑态度的人士担心,进一步降低利率将损害欧洲的银行。他们警告称,如果购进已获批的每月200亿欧元(220亿美元)的额外资产,将损害金融市场的流动性。欧洲央行如果推高资产价格,那么高企资产价格跌落将可能震荡金融体系。

经济衰退显然将促成这一跌落。当这种低迷成为现实时,欧洲央行的抵消行动空间将非常有限,这也是因为利率已经很低了。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欧洲央行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意图加大财政政策力度。通过购买带有负利率的政府债券,投资者实际上是在央求欧洲各国政府借款。只要由于私人支出疲软而导致经济增长停滞在低水平,那么增加微弱的公共支出正是药方。如果经济仍然陷入衰退,可以进一步加大财政刺激力度。

问题在于:以德国为首的许多欧元区国家政策制定者坚决反对财政扩张。他们认为,为了提供意大利等国无法提供的刺激,他们就被迫让自己的孩子背上债务,因此他们乐于援引欧盟(EU)的财政规则,为不运行预算赤字辩护。

这种僵局促使人们提出,欧洲央行应秘密推行财政政策。例如,它可以采取双重利率政策。它可以在吸收商业银行存款时支付正利率,从而缓冲银行的盈利能力。然后,它可以以极低的负利率向这些银行放贷,即以如此优惠的条件向它们提供资金,让它们觉得无法抵抗向央行借贷的优惠。欧洲央行在其所谓的定向货款计划(TLTRO-II)中小规模地试验了这些政策。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但如果扩大一项政策,即欧洲央行对债务的支付高于对资产的收费,欧洲央行将蒙受损失并侵蚀其资本。可以肯定的是,央行可以在负资本的情况下运作,通过印钞为自己融资。但是,这样做的时间越长,就会有越多的观察者对货币政策的可信度产生怀疑。欧洲央行的股东,也就是欧洲各国政府,届时可能会感到有必要对其进行资本重组——这对其自身而言,无疑是一个惨重的代价。

因此,德国和其他国家的批评人士将以欧洲条约中严格区分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为例,对此类政策的合法性提出质疑。然而,有一个回应是:谁又真正在乎呢?在紧急情况发生时,可以创造性地重新解释条约条款。在欧元20年的历史中,这种情况发生过不止一次。

但欧洲央行的合法性不仅取决于法律程序。从根本上说,它源于公众的支持。在德国等国,公众对欧洲央行采取准财政措施的意见将是强烈负面的。德国政府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来表达这种普遍的愤怒,比如拒绝参与欧盟的决策过程,而这需要全体一致的同意。任何熟悉1965年“空椅子危机”的人都会明白,这种抗议可能会造成多么严重的破坏。当时,法国因一场有关共同农业政策的争端,拒绝参与欧洲联盟理事会。

与其试图规避欧洲央行法规的意图,不如动用欧洲投资银行(European Investment Bank)的资源。欧洲投资银行拥有700亿欧元的实收资本和储备,以及2, 220亿欧元的可赎回资本。其董事会成员来自所有28个欧盟成员国,限制了“中枪”的危险。它的职责是为可持续投资项目提供资金,并有权为此目的借款。因为它必须将债券交给私人投资者,所以它必须遵守市场规则,而且它的投资将获得正回报。此外,增加借贷和支出将完全符合其使命。

欧洲投资银行的贷款上限为其股东认缴资本的250%。现在要想有所作为,尤其是在经济衰退时期,就必须大幅提高这种能力。可以肯定的是,这样做的提议将遭遇一些人的政治抵制,因为这些人担心,规模更大的欧洲投资银行将是一家亏损的欧洲投资银行。但在借贷成本仅为股票投资回报率一小部分的环境下,不太可能出现重大亏损。

无论如何,这是欧洲应该进行的辩论。正面解决经济刺激问题比采取托词更有可能取得成功。

Translated by Shi Congyi

https://prosyn.org/np8Vvuz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