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欧元区主权债务的新方法

雅典—希腊公共债务又回到了欧洲日程上。事实上,这也许是希腊政府在与其债权人为期五个月的痛苦的僵局中所取得的主要成就。在多年的“延期和假装”后,今天,几乎所有人都同意债务重组必不可少。最重要的是,不仅仅希腊是如此。

2月,我想欧元集团(Eurogroup,由欧元区成员国财政部长组成)提出了一份选择清单,包括查尔斯·古德哈特(Charles Goodhart)最近在《金融时报》撰文支持的 GDP指数债券、清算欧洲央行账上遗留债务的永续债券等。我们希望,如今,在希腊进一步滑向破产深渊之前,让这些方案站稳脚跟的基础已有所加强。

但更有趣的问题是所有这些对作为整体的欧元区的意义。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tiz)、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和其他许多人颇有先见之明地呼吁改良一个不同的针对一般需要的主权债务的方针,以适应欧元区危机的特殊性质。

欧元区是一个独特的货币区:其央行缺少一个支持其决定的国家,而其成员国缺少一个在困难时期支持它们的央行。欧洲领导人试图用复杂而不可信的规则修补这一制度缺陷,这套规则常常无法形成约束力,而尽管存在这一缺陷,它最终仍对有需要的成员国形成了巨大的制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