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欧元可以修复吗?

巴黎—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最近将希腊退出欧元的选项摆上了台面,他希望释放一个信号,即,任何一个成员国都不能免于货币联盟严格纪律的约束。事实上,他的方案激发了关于作为欧元、欧元治理模式以及欧元存在理由基础的原则的大讨论。

在朔伊布勒方案提出前两周,欧洲领导人便已经注意到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及其来自其他欧盟机构的同事所撰写的关于欧元未来的报告。但关于希腊的新争论让很多决策者认为有必要回归原始出发点。与此同时,公民们则在质疑为什么他们要共用一种货币?这样有意义吗?关于希腊的未来是否能形成一致?

货币就像是国家,建立它需要神话。传统智慧认为,欧元时德国为了重新统一而向法国支付的政治代价。事实上,德国重新统一只是20世纪80年代便已成型的、解决一个长期存在的难题的工程的最后一步。欧洲政府强烈反对浮动汇率,认为这与单一市场不相容;同时它们又不愿长期保留德国央行主导的货币机制。一个建立在德国原则基础上的真正的欧洲货币似乎是最佳解决之道。

事后看来,德国重新统一更多地是一个诅咒而非祝福。当汇率在1999年被锁定时,德国处于高估状态,其经济十分困难;法国处于低估状态,其经济正在繁荣。在此后的十年中,失衡逐渐在重新崛起的德国与因为低利率而导致信贷繁荣的国家之间形成。而随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这些条件便成为完美风暴的温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