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A GOULIAMAKI/AFP/Getty Images

不平等是如何推动欧元危机的

发自布鲁塞尔——自2007~09年大衰退以来,大多数经济学家都开始将金融视为商业周期的关键驱动力,但对这一动力究竟如何运作方面还是缺乏全面的了解。

例如芝加哥大学的阿米尔·苏菲(Amir Sufi)和普林斯顿大学的阿提夫·米安安(Atif Mian)认为信贷扩张会导致严重的经济衰退,因为一旦大量家庭不论出于何种原因而无法获得所需的融资来偿还债务,衰退就会席卷而来。但是这个论点忽略了一个关键因素,而欧元区危机则可以说明这一点。

欧元的创建伴随着大规模的金融自由化,包括取消资本管制并采用一个新的法律框架以允许任何欧洲银行在海外设立分支机构。这一过程导致银行业竞争加剧,私营银行相对于公营银行的比例逐渐增加。

其结果是长期利率全面下降,信贷占GDP的比重上升。几乎所有欧洲国家家庭负债率都有所上升,但这种信贷扩张对私人消费的影响在经常账户盈余增长的欧盟核心国家和赤字不断增大的外围地区之间则存在着根本性的差异。

那么同样的信贷供给冲击为何会产生如此不同的反应?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欧元区的金融自由化进程对外围国家转变要比核心国家更为深刻,前者的资本账户开放程度较低,公营银行相对私营银行数量较多,长期利率较高,同时信贷相对GDP的比例较低。

同一项研究指出,在财政压力较大的外围国家,与自由化进程相关的主要期望在于那些过往无法获得信贷的人——因收入较低或储蓄不足等原因——如今可以借贷来支撑更多的消费。换句话说,在改变各经济体的外部态势方面发挥了最大的作用的,其实是那些在不平等状况相对严重的外围国家中占据了大多数人口比例的低收入家庭。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相比之下,在欧元核心区,引入欧元的最初成果主要是更多更好的储蓄机会,其特点是风险/收益比率的改善。这方面的受益者大多是那些富有的家庭,比如这些家庭可以贷款进行长期投资,从而为未来——而不是当下——的消费进行融资。

由于较高收入家庭在这些国家中所占比例较大(而这些国家的不平等程度也往往较低),因此总消费额依然处于被抑制状态。随着1990年代不平等状况开始加剧——尤其是德国——这些家庭也变得更有动力去增加储蓄。

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外围和核心地区的上述对比趋势加剧,同时欧元区也陷入了衰退。在外围国家,首先被从劳动力市场驱逐出去的就是那些低收入群体。随着那些陷入困境的商业银行变得越发厌恶风险,这些挣扎求存的消费者再也无法靠借债来偿还债务以及为当前的消费融资,于是消费停滞,又加剧了衰退。

相比之下,核心国家的主要借款人都比较有钱,因此遭受的冲击也最少。就算确实遭到了负收入冲击,他们也可以利用储蓄作为缓冲。因此,萧条的严重程度不单单是一列关于家庭债务水平的函数,更取决于债务在各收入层级上的分布。

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个好消息。由于外围已经经受过了最初的金融自由化冲击,未来的信贷供给事件也就不太可能对其造成过大的影响。同时宏观审慎监管从国家层面转向欧盟的做法可能有助于进一步协调银行贷款行为,从而强化这一成果。

但此处存在一个障碍:欧盟层面的金融监管仅限于大型系统重要性银行,因此那些小型本地银行向那些急不可耐的低收入消费者发放借款的业务不太会受影响。

加强欧元区财政危机抵御能力的最佳方式就是着眼于借贷激励措施。最好的办法是通过将欧洲的资源投资于教育和就业岗位质量的提升之上,从而改善低收入借款者的财务状况。即使在核心地区,机会均等状况的提升也可能会提高人们对未来的信心,从而降低预防性储蓄。人力资本的升级以及机会均等的提升应该在欧盟下一个多年金融框架的谈判中发挥重要作用,而欧洲投资银行也可以对此提供支持。

就目前而言,现有欧元区改革方案的公分母是构建一个银行联盟,许多人认为这个联盟的作用在于减少金融碎片化并打破银行与主权债务之间的恶性循环。这也是在6月份欧洲理事会会议召开前最有可能取得进展的领域。而虽然建立银行联盟确实是积极的一步,但如果不去减少不平等状况的话,这就依然算不上是大功告成。

http://prosyn.org/TzXyMEP/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