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欧元区的金融教育课

发自伦敦——欧洲领导人将在今年面临一系列严峻的考验,包括包括民粹主义逞凶的混乱大选,英国脱欧的复杂谈判,以及一个认为跨大西洋联盟“过时”的新任美国总统。

但是尽管存在这些挑战,欧盟领导人也将有机会加强他们饱受摧残的联盟并强化其管理机构,尤其是通过提供更充裕的资本和更完善的监督来帮助银行部门恢复其信誉。如果能实现这一目标,就算在别的领域未能取得进展,2017年也将成为非常成功的一年。

欧洲的银行业一直以来都是整个大陆经济的核心。在法国和德国,银行资产相当于GDP的350~400%,而在美国则与GDP相当。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那些最弱小的欧元区银行在不良贷款的重压下迅速崩溃,进而威胁到各自所在国政府的存续。由于多个国家的债务偿付能力都遭到了质疑,以致连那些强势银行也纷纷陷入了“死亡循环”,因为他们的资产负债表也遭遇了主权债券缩水的损失。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拯救了这一切的反而是欧元区银行的相互依存状况。因为爱尔兰,葡萄牙和希腊银行的主要借款对象是德国,法国和荷兰银行,对最弱小银行和经济体的外部冲击立即传导到了最强势的银行。尽管付出了一定的政治代价,但这迫使所有利益攸关方联合起来共同应对。如果不是所有欧洲银行和经济体都受到了牵连,也就很难想象欧洲领导人会同意为金融市场提供1万亿美元的支持。

与此同时,欧洲中央银行的一体化支付系统使得外围和核心区银行之间的常规转款能够继续,使得即便在危机最严重的时候都能维持商业活动和融资。欧洲央行还保持其流动性支持——虽然不总是慷慨可靠——并最终致力于出手拯救受威胁的机构从而缓解市场动荡。虽然各国政治领导人对跨国贷款的合法性大加质疑,但欧洲体制也是帮助缓和了一场全球性冲击的影响。

经济学家倾向于认为一个“最优货币联盟”需要高度的劳动力流动性,共同的财政监督和同步的商业周期等特征——而这些都是欧元区所缺乏的。但正如金融危机所显示的那样,一体化银行和金融市场也可以是经济复苏能力的重要来源。

与许多预测相反,欧元区并没有不可逆转地崩溃;相反它在改进的监督机制,强化的机构和汇集的资源之下无可置疑地得到了补强。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欧元区监管机构现在可以实施监督并在必要时代表货币联盟中那些最大的银行出手干预。

当然,这场危机加上欧盟机构的笨拙反应也激起了选民的巨大反弹,其中一些人开始怀疑共同货币是否可以带来繁荣。事实上,虽然欧元在上一次危机中幸存了下来,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必定能渡过下一次危机。

然而即使在当今充满焦虑的政治气候中,只要欧洲领导人不去提出过于宏大而不切实际的建议——比如任命欧盟财政部长或过分插手某一个国家的经济政策,也依然是可以推进一些事情的。他们必须集中力量强化共同货币的内在优势,特别是通过制定一个可靠的计划,清理意大利和��萄牙银行资产负债表上的不良贷款。理想情况下,这样一个计划将包括欧洲资源和地方层面的改革,解决破产国家的低效率问题,使银行在等待法院批准转换担保物时不至于背负过多不良贷款。

为了提高对整个系统的信心,政策制定者还需要对银行主权债务风险设限,这将终结死亡循环并允许更多的献款流入欧盟的单一解决方案基金。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欧洲央行应该考虑出手改组一些中型银行来杀鸡儆猴。

最后,政策制定者应鼓励进一步的资本市场一体化,这将强化欧元,改善跨境风险承担机制,令资金来源多样化并扩大融资渠道。在英国离开单一市场之后这将变得更加重要。

今天的政治气候限制了结构改革,财政集中和改善劳动力流动的可能性。但如果欧洲领导人能加强银行联盟,欧元区的未来仍有希望。

欧元区经历了一段金融教育期。全球市场迫使政治领导人采取极不情愿的步骤来加强货币联盟,也使其意识到问题的一个特征——银行和市场的相互依存——也指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并可能推动更多的改革。

采取步骤整合银行业联盟和欧洲资本市场可能还不足以确保欧元的长期生存; 但这样做是必要的。在这政治动荡的时代,它是唯一现实的选择。